川大在线       专题新闻       热点专栏       菁菁校园       川大人物      长镜聚焦      锦水抒怀      百年史苑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文化展馆       媒体川大       高教视点       公告发布      学术看板      川大校报      川大视频      追求网
    
 
【学习贯彻党代会精神】各学院多种形...
【缤纷国际周】“我很享受能在川大上...
【聚焦基层】川大音乐才女:做一些别...
四川大学三位教授当选“科学中国人2...
喜马拉雅区域研究国际会议在四川大学...
【缤纷国际周】在川大聆听国际关系专...
【缤纷国际周】在川大领略中国传统文...
第三届四川大学“互联网+”大学生创...
【缤纷国际周】哈佛大学学生:在川大...
四川大学2016级学生军训开训典礼...
人民日报专题报道川大张兴栋院士团队...



学习贯彻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
中央财政科技政策及解读
四川大学双创基地建设专栏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专栏
 


王莉:“国家的需要就...
在今年“三八”国际妇女节之际,全国妇联授予了10位杰出女性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荣誉称号,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新药评价实验室主任王莉教授获此殊荣。
王成弟:“人生没有等...
“有梦想并勇于克服各种困难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在爱国奉献、科研创新、自主创业、志愿公益等方面,表现出非同一般的顽强毅力,有突出的自强事迹或个人成就...
马克思主义理论专题
【理论学习】国外学者论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
时间: 2017-07-12 17:33  阅读 次    来源: 《马克思主义文摘》禚明亮  编辑: 付玉杰


 

  马克思作为一位伟大的思想家已得到世界民众的认可。在西方社会,人们对马克思的关注从未停止过。当二十世纪即将结束的时候,英国广播公司在全球范围举行过一次“千年思想家”网上评选,结果马克思得票高居榜首,被以西方社会为主体受众具有极大影响力的英国广播公司BBC公选为千年第一思想家。2003年法国报纸Nouvel Observa-teur开辟了一个名为“马克思--第三个千年的思想家?”的板块,专门讨论马克思的生平及思想。2004年,由德国电视公司ZDF发起的“谁是德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的民意测验中,50万的观众投票给马克思,在最终的测验结果中,马克思排在总类别中的第三位、“当代影响”类的第一位,马克思成为德国民众心目中最具当代影响力的人物。2005年德国周刊Der Spiegel甚至将马克思的头像作为杂志的封面,标题为“一个幽灵,回来了。”

  2007年末以来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和深化,不仅宣告了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理念的破灭,同时再一次展现了在资本主义体制内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在矛盾的无法克服性。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的理论工具,重新得到世人的关注。美国《社会主义与民主》杂志2010年12月刊刊登了一系列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如“马克思主义在南美”、“马克思主义在英语国家”、“马克思主义在西班牙语国家”等等。在德国,早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马克思的手稿就已受到追捧。近年来位于德国特里尔的马克思故居博物馆吸引全球游客前来了解马克思的生平、着作及影响。德国“马克思夜校”是由马克思主义者组织的马克思主义学习班。埃森“马克思夜校”组织者贝亚特·兰德费尔德坦言,在德国,像她一样的“马克思主义者”并不多,“或许只有几万人”,但“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的兴趣正逐渐增长,马克思夜校的开课地点也在不断增多”。

  为什么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的关注度突然上升?究其原因,英国着名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在2008年9月接受采访时指出,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们重新燃起对马克思主义兴趣,主要源于两大历史事件:一是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二是《共产党宣言》发表150周年。德国国际政治分析师米夏埃尔·道德尔施代特认为,在德国的知识分子中一定程度上出现了“马克思主义复苏”的迹象。“金融资本体制引发的危机给马克思主义带来新的现实意义。”也正因如此,一些马克思相关书籍和研讨会愈发受到人们关注。可以说,世界性资本主义金融危机的爆发加速了世界人民对于马克思主义的认可进程。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听到一些“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的杂音。因此在这一时代背景下,西方学者对马克思主义当代价值的阐发具有重要意义。首先,它反映了西方学者对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日益科学化与深刻化。其次,从西方学者的角度出发,更能有力地回击西方某些右翼学者和媒体对马克思主义科学性与真理性的污蔑和攻击。

  国外学者对马克思主义当代价值的研究主要包括三个主要方面的内容:

  一、马克思主义对于分析当前全球性资本主义金融危机的价值

  国外学者认为,马克思主义对资本性质的分析有助于解读当前全球金融危机。资本主义制度必将导致“生产过剩”危机的产生,这是一种周期性现象,是资本主义本身所无法克服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爆发将导致工人运动、革命的不断爆发。

  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爆发使人们更多地去思考另外一种不同的发展方式。法国人性网(http://humanite.fr/)2010年4月17日刊登了对着名哲学家爱德加·莫兰与安德烈·多塞尔的访谈录。安德烈·多塞尔指出:“我认为,今天我们进入了一个历史转折期。人们开始重新研究马克思主义,因为它所蕴含的批判精神依然适合解决我们现时代的难题。”“今天,我们所面临的紧迫任务是总结全球化了的世界。而且我认为,由资本主义制度所建构的当今世界已到达了一定极限。因此,从这种意义上来看,回到批判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马克思,回到思考人类不同发展方式的马克思那里,是大有裨益的。”

  澳大利亚学者戴安·费尔德斯(Diane Fieldes)在《马克思主义过时了吗》中指出,马克思主义仍具有较强的生命力,意大利哲学家贝奈戴托·克罗齐(Benedetto Croce)曾在1907年宣称,“马克思主义必定死亡”,而就在十年之后的俄国革命的胜利就彻底击碎了他的谬论。马克思、恩格斯毫不留情地批判资本主义制度,因为该制度将社会创造的大量财富积聚到少数人手中,而且资本主义还会周期性地爆发“生产过剩”的危机,造成数以百万计的工人失业。他认为,马克思主义不仅是关于资本主义如何运转的理论,还是关于如何驱除资本主义制度的理论。马克思指出工人自己的斗争将终结资本主义的历史,因为工人的劳动是“老板们”利润的源泉,因此有能力推翻资本主义。他还指出马克思的理论在很多方面都适合解决当代的许多问题。资本主义剥削、危机和战争是资本主义造成社会紧张的重要组成部分,将导致公开的对抗、罢工,以及未来更强力的斗争。这些问题的解决都需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

  二、马克思主义在分析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和资本主义社会的弊端中的重要价值

  国外学者认为,资本主义特征之一是社会的严重不公平,少数财团掌握着大多数民众的生产资料,并占有广大工人所创造的剩余价值,这种占有生产资料的不公平导致资本主义社会工人阶级越来越穷、资产阶级越来越富。在国际范围内,资本主义中心国家越来越凌驾于边缘国家之上,南北差距越来越大。而资本主义所带来的战争、危机和贫苦等社会弊端最终只能由社会主义制度根本解决。

  关于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不公平性。美国独立学者阿尔蒙·巴格多亚(Armen Baghdoyan)在《马克思的〈资本论〉对中国当代市场经济的价值》中指出,马克思主义对资本和资本主义性质的揭露具有重要意义。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是掠夺性。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中心问题是经济体间的不平等关系。资本主义本质上是一种剥削型的生产关系,不能解决劳动成果的平等分配。在一种所谓的自由市场条件下,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只能导向不平等的商品交换,大量财富从边缘地区流向中心地区。随着经济差距的深化,欠发达国家长期被束缚在发展无力的状态,最终导致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停滞。对于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剥削性,他指出,经济势力强大的国家利用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甚至是世界贸易组织不仅获取大量财富,而且同时获取弱小国家的生产资料。这些国家利用各种手段来拓展其垄断实力,加强对世界市场的操控。因此,在由实力不对等的市场竞争中,强者总是获胜,弱者总是失败,中心地区总是以牺牲边缘地区的经济利益来攫取剩余价值。美国学者康尼·福尔德克(Connie Fur-deck)在《马克思主义的相关性》中指出,认为社会主义已经死亡、马克思主义不适合当今世界的观点是错误的,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发展动力和对我们日常生活的影响的揭示仍具有现实意义。他认为,马克思解释了在资本主义制度条件下所有的工人都受到经济上的剥削,虽然这种盗窃是隐藏在“工作一天,获得一天工资”的辞藻之下的。获取利润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动力。马克思揭示了资本主义的贪得无厌,随着资本主义制度在全球内确立优势地位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将成为一种商品。马克思还解释了财富如何积聚到少数人手中的过程,以及小资本主义者和独立生存者将失去其财产而沦落为无产阶级。

  三、马克思主义在思考当代工人运动和人类未来发展道路问题中的重要价值

  国外学者指出,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剥削的揭示为工人运动提出了明确的目标,那就是获取自己创造的剩余价值,要认真研读马克思的着作,以此指导当前的工人运动。而对于未来建设社会主义制度,他们主张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坚持马克思所提出的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

  同样在《马克思主义的相关性》这篇文章中,美国学者康尼·福尔德克指出,对于未来的社会主义社会,马克思虽然没有具体阐述一些细节,但确实提出一些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原则,这些基本原则在巴黎公社得到最高程度上的体现。当然公社是一个工人的政府,尚未达到真正社会主义要求,但远比二十世纪一些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民主得多。

  澳大利亚学者桑德拉·布鲁德沃斯(Sandra Bloodworth)在《马克思主义的当代相关性》中指出,社会主义是工人阶级实现自我解放的手段。马克思认识到工人阶级推翻资本主义的巨大力量,当工人们采取革命行动时就会导致罢工的出现,为了获取胜利,工人们就要鼓动每个人参与到斗争中去,这里就产生了民主运动组织。在工厂(今天还包括一些学校)中,选举产生自己的代表,他们没有特权,且随时能被更换。这些民主组织就成为未来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后实现社会管理的组织基础。更进一步讲,工人没有自己的财产,所以他们不会剥削别人,他们不会瓜分工厂、医院、公司从而靠牺牲别人利益而赚取私人利益,他们只会共同地管理社会,因此财产属于每一个人。

  对于马克思主义对工人运动的指引作用,美国着名马克思主义研究学者、马萨诸塞州大学经济学教授史蒂芬·雷斯尼克(Stephen A. Resnick)在接受专访时指出:“当前的经济危机,使越来越多的人转向或者回到马克思那里去,开始认识到资本主义是如何影响他们生活的。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发现了一个让他们极为震惊的答案:资本主义的经济成就是与工人所承受的阶级剥削的不断加重密切相连的。对此,资本主义的伎俩是试图给市民带来经济成果,同时试图剥离这些成就与阶级剥削的关系。马克思提出了一个方法,即建立一个新社会,使生产剩余利润或总利润的工人共同地、直接地得到同等的剩余利润或总利润。这种阶级关系将终结对工人的剥削。”他指出:“今天的工人运动需要把追求更高实际工资或更好工作条件放在斗争的日程中去,使工人获得自己所生产的剩余价值。这一点正是大多数工人运动所缺乏的目标。”

  此外,加拿大特伦特大学肖恩·卡尔顿(Sean Carleton)博士给埃里克·霍布斯鲍姆《怎样改变世界: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的故事》(How to Change the World:Tales of Marx and Marxism)一书所作评论中,对马克思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现实意义进行解读。他指出:“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预想的未来全球化资本主义世界与现时代极为相似。霍布斯鲍姆指出,不应该把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着作看成是某种圣经、教条或者正统,而是把它看成是废除资本主义、实现社会主义目标的理论指导。”他认为:“霍布斯鲍姆很谨慎地指出,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观并不是对其他社会主义观的简单取代或社会主义替代观的终结,而是提出了一个在政治意味上尖刻、在当代仍具有现实性的规划。”“因此,《怎样改变世界》做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倡议,即我们学者和活动家要更多地研读马克思、恩格斯与葛兰西的着作,从以往的马克思主义运动中吸取经验教训,研究制定新的斗争战略与策略,争取在二十一世纪实现激进的社会主义变革。”

  毋庸置疑,西方学者对马克思主义当代价值的解读不乏真知灼见。但我们同时需要警惕某些学者对马克思主义的分析难免站在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立场上,最终目的是为资产阶级利益服务。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的体现应当最终由实践来回答。

  (作者简介:禚明亮,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马克思主义研究系博士研究生)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川大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 传真:028-85407983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7/07/12 17:4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