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在线       专题新闻       热点专栏       菁菁校园       川大人物      长镜聚焦      锦水抒怀      百年史苑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文化展馆       媒体川大       高教视点       公告发布      学术看板      川大校报      川大视频      追求网
    
 
【两会川大声音】谢和平: 川大将建...
【两会川大声音】谢和平:高等教育的...
成都市政府副市长田蓉一行到四川大学...
【聚焦基层】四川大学各学院相继举行...
【聚焦基层】弘扬雷锋精神 川大华西...
【两会川大声音】谢和平:建设中国特...
【两会川大声音】谢和平:推动科技成...
川大师生关注“两会” 热议政府工作...
【两会川大之声⋅华西都...
第七届“纳通儒学奖学奖教金”颁奖典...
【两会川大之声⋅人民网...



学习贯彻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
中央财政科技政策及解读
四川大学双创基地建设专栏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专栏
 


郑庆康:始于毫末,点...
高校教师这一行业,总是带着匠人精神,科研成绩现于点点滴滴的尝试与积累,教书育人也从来需要长期的浇铸与指引。
陆彬:吾生仅两愿,唯...
10月7日凌晨,83岁的四川大学华西医药学院陆彬教授安然离世。让人动容的是,在弥留之际,她依然牵挂着药剂学人才的培养。
锦水抒怀
曾老师
时间: 2017-03-10 11:33  阅读 次    来源: 赵阳(作者系四川大学中文系1999级校友)  编辑: 秦慧敏


 

  十年了,已经整整十年没有见到您了。曾老师,您还好吗?这十年,我从深圳到香港,从罗湖桥的这边终究走到了对岸,也终于能够在维港的夜色中,写一些真诚的文字。而这十年里,时常看到您的著作和文字,也便知道您退而不休,为着“散文的良心”讲述着、呼喊着、奔走着,一如您年轻时的样子——其实,我并没有见过您年轻时的样子,但我知道,您那一颗年轻的心,从没有因为年龄而改变过。那颗心,饱含着执着和坚守,闪耀着真诚的光芒,凝聚真爱的温度,我想,这就是一个人对生命、对生活、对自己的初心吧。曾老师,我特别想认真地告诉您,在这样的年代里,有如此初心的人,真的不多了。——如果说大学毕业、工作了15年,做了记者、编辑、企业职员等诸多职业之后,对社会的种种逐渐有了一些体悟的话,刚才的那一句,的的确确是发自肺腑的由衷之言。


  您做了一辈子的老师,或许您并没有意识到除了传授知识,您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我就是其中一个。我永远都会记得大三的那个暑假。那天中午,我在东区四教后面的路上正走着,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听出是您了,因为这个声音曾经教了我整整一个学期的课。转过身去,看到您从自行车上下来,急走了几步,来到我身边,第一句话就问我毕业后有什么打算。我说还没有想好——既想继续读研究生,又觉得生活的压力有点大,毕竟父母早逝、一个人求学并不容易。您说您很理解我,但让我一定要认真地想一下读书的事情,“我想招真正喜欢散文、能写散文的人做我的学生”。我一下子愣住了,心里想:您怎么知道?您没多说什么,只问了一句“《光明日报》的那些文章是你写的吧?”我实在是太惊讶了:那几乎是大半年前我在《光明日报》陆陆续续发表了几篇散文和通讯,我自己都快忘记了。您说“写得不错呢。”然后你就走了。那天晚上,我兴奋得睡不着:“真正喜欢散文”,这几个字,说到我的心里去了。我从12岁发表第一篇散文,就一直对散文痴心不移,喜欢读,也喜欢写。但真正让我兴奋的是,这个心底里的“秘密”竟然被您有心地发现了。那种“知”的力量,给了我莫大的勇气!


  然而,到了大四,我还是选择了先就业。我把这个决定告诉您的时候,您的眼神里明显有些失望。但之后马上就问我,工作找得如何了。当得知我有意去广东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时,您立即问我要了一份简历。后来,我才知道,您亲自给珠海的一个老朋友写了推荐信,专程托人带去,还几番通电话推荐我。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我没有去成珠海工作,但您拿出了自己珍藏了多年的好酒,又托人带给了老朋友。我记得您说“不管怎样,都给人添了麻烦,要好好的谢人家。”——我当时就想,倘若父亲在世,也一定会如您这样做。那一刻,我在您的身上,看到的是父亲的影子,感受到的是父爱的温暖,得到的是一个父亲教会儿子一生受用的做人处世的道理。这份爱,是我莫大的幸运。


   2006年的冬天,您到广州出差。那时,我已经从上海到深圳工作。下午接到您的电话,下班后就急匆匆地赶往广州。那一晚,我们聊了很久,聊散文创作,聊您即便出版的新书,当然,您更关心我的生活。您和我说,要是决定不继续读书了,就赶紧找个媳妇儿,成个家,互相照顾着,也就让人放心了。——其实,这不是您第一次和我说起这个事情,之前的那个春节,我打电话到家里,师母和我聊了好久。师母告诉我,您在家里时不时地就会提起我,一直惦记着我的婚姻大事。那晚,您送我下楼,陪我走了很远。文德路上树影婆娑,路灯黄色的光晕,柔和得像极了您慈爱深沉的目光,那么绵,那么长……


  离开学校的这些年,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我在不同的城市辗转,不论到了哪里,我都不敢忘记您说的“爱散文,就要好好写作,好好生活”。毕业时您指导我写的论文,后来发表在学报上,因为这篇论文,我还有幸得到了去《南方周末》工作的机会。这些年,我也发表了一些散文,尽管最终没能成为专业作家,但在新民晚报和香港的报刊上,也陆续开了一些专栏。散文的写作,成为我生活中重要的组成,亦成为我在勇敢面对生活的挫折和困顿、豁达地分享生活的进步和喜悦的重要方式。因为您和我说过,“心诚则灵。热爱散文的人,一定是真诚的人,真诚的对自己,对他人,对生活。”


  2015年夏天,我移居香港。此时此刻,当我在维港的夜色中写下这些文字,仿佛您就坐在我的面前,那么慈爱的看着我,眼角里满是一个父亲的笑和爱。您那额头上的皱纹又深了吧,您的身体还好吗,您……让我唱一首歌给您,好吗?


如果你是一棵参天大树
我就是一粒种子
你宽大的树荫把我守护
我每天眺望你的高度
等到有一天我慢慢长大
也许你的枝干早已干枯
无论我的繁华蔓延何处
不会忘记脚下那片泥土
我知道你的辛苦、明白你的付出
却忘了如何跟你相处
我们都不善表露可心里全都清楚
这就是心心相惜的定数


       曾老师,我爱您。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川大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 传真:028-85407983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7/03/10 11:4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