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在线       专题新闻       热点专栏       菁菁校园       川大人物      长镜聚焦      锦水抒怀      百年史苑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文化展馆       媒体川大       高教视点       公告发布      学术看板      川大校报      川大视频      追求网
    
 
校长谢和平院士出席第八届中国西部国...
四川大学匹兹堡学院举行一流教学与“...
四川大学举行统一战线人士学习党的十...
四川大学、武侯区人民政府校区协同创...
校长谢和平院士会见意大利驻华大使谢...
四川大学举行2016年度应急疏散演...
资阳市全产业链口腔基地建设校地合作...
党委书记王建国会见美国G-MEO国...
四川大学举行武侯区第七届和双流区第...
“滚滚长江,致敬长征!——‘重走范...
【人民网】让伟大的井冈山精神放射出...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专栏
2016党风廉政宣传月
2016年双代会专题
李克强总理考察四川大学
 


郑庆康:始于毫末,点...
高校教师这一行业,总是带着匠人精神,科研成绩现于点点滴滴的尝试与积累,教书育人也从来需要长期的浇铸与指引。
陆彬:吾生仅两愿,唯...
10月7日凌晨,83岁的四川大学华西医药学院陆彬教授安然离世。让人动容的是,在弥留之际,她依然牵挂着药剂学人才的培养。
锦水抒怀
关于四川话,这些你都晓得不?
时间: 2016-11-14 10:41  阅读 次    来源: 吴雨洁   编辑: 肖薇薇


 
  来四川读大学,吃不够浸在红汤里的辣味四溢的火锅和冒菜,看不够银杏叶落时一地金黄的浪漫景色,当然也听不够四川话时而浓烈时而温柔的声腔。从最初听不懂四川话,到慢慢开始喜欢上它,再到会说一点点,四川话的魅力就如这里的天气一样,在不知不觉中征服了初到四川的同学。
 
  四川话是流行于四川、重庆(巴蜀地区)及周边省份临近地区的主要汉语言,是西南官话中的一种。现在的四川话形成于清朝康熙年间“湖广填四川”的大移民运动时期,是由明以前流行于四川地区的蜀语和来自湖广、广东、江西等地的各地移民方言逐渐演变融合而形成的。
 
  不管你来四川多久,不管你受四川文化的影响有多少,关于四川话,下面所说的这些,你都晓得不?
 
  语音:到底是“四”还是“十”
 
  “老板,橙子多少钱一斤啊?”当你下课路过水果摊,看到筐中一颗颗光滑而饱满的橙子,眼前一亮。“橙子si块钱一斤。”老板的回答让你一头雾水。“多少钱?”没听懂,还得再问一次。老板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同时伸出了四根指头。这时,你才明白:哦,原来是四块钱。相信大多数外省的同学都有这样的生活体验。不论你平时在宿舍里能听懂四川同学用方言进行的日常对话,还是能够说几句简单的四川话,对于四川方言里的“四”和“十”还是分不太清楚。常常以为自己听懂了,和老板说“四块钱是吧?”只见老板淡定地伸出两个食指,横竖交叉在一起,“是十块钱。”所以,当听到“si”这个音,怎么判断它到底是“四”呢还是“十”呢?
 
  这个问题,说难也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其实‘四’和‘十’在四川话中的声调和它们在普通话中的声调是一样的,只不过没那么明显。”文学与新闻学院的周同学告诉记者,“说‘四’的时候声音短促、下沉;‘十’的声调上扬,音拖得长一点。”大家都知道,在四川话中,是不分平舌音和翘舌音的,翘舌音往往读成平舌音,“是”和 “似”在读音上没有任何区别。所以,要分清楚到底是“四”还是“十”,就得借助声调差异。而四川话声调的运动幅度要比普通话声调小,“四”和“十”的声调运动幅度相近,这就造成了它们听起来较为相似。但是它们的运动方向是不一样的,一个向上运动,一个向下运动。声调的升降成了判断是“四”还是“十”的关键。下次去买东西的时候,留心一下老板说话时的声调,多听几次,你一定可以分得清“四”和“十”。
 
  构词:叠音和儿化——四川话的可爱范儿
 
  四川话和四川火锅一样,是火爆又麻辣的。有时,四川话也是柔美至极的,“嗲”起来一点也不亚于台湾腔。阳光明媚的日子,四川人喜欢出来喝“坝坝茶”,一张桌子,一杯茶,一壶水,几个好友,晒着太阳,摆龙门阵。周末,约三五好友,到校门外吃一顿“钵钵鸡”。“钵钵鸡”又叫“冷锅串串”,口感与在热锅里的“串串”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坝”是指露天的大场地,“钵”是指盛放食物的陶制容器。小北门外新开了一家饭店,名字叫“吃茻茻”。在四川话中,“吃茻茻”有时也写作“吃莽莽”,“茻茻”指米饭,或者一顿饭。“吃茻茻”的意思就是吃饭。叠音是四川话中的一大特色。常常我们和婴儿说话的时候会采用叠音方式,“吃饭饭”、“喝水水”、“睡觉觉”等。“四川话的叠音可能就是来源于和小孩子说话的方式吧”,土生土长的四川人周同学微微一笑,“就是觉得很萌!”儿化虽不是四川话独有的现象,但四川话中的儿化音读起来语气温柔,韵味悠长。女生们经常被喊作“幺妹儿”;不想吃晚饭就去门口的小卖店“来份土豆儿”;朋友来四川玩儿,一定要带他们去吃“豆花儿火锅儿”。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若是叠音遇到了儿化,词语就更萌了。“盘盘儿”、“盅盅儿”、“杯杯儿”、“本本儿”,这些词听起来是不是简直要萌翻了呢?
 
  副词:怎一个“好”字了得?
 
  家在东北的董同学很喜欢四川话,她学会的第一句四川话就是“好烦哦”,特意把“烦”字中的an音拉长,然后压扁的唇形恢复原状,轻轻地发出“哦”的音。在她的带领下,整个寝室的同学都学会了这一句。这也是她们学习四川话的开始。“老板儿,这个好多钱?”“好贵哦,便宜点儿噻!”之后,董同学和她的室友出去买东西都试着用四川话和老板交流。“好烦哦”、“好累哦”、“好巴适”,这个“好”字,就是四川人用来修饰动词和形容词的百搭副词。就如你听到“那姑娘贼漂亮了”马上就知道是东北话一样,听到“好恼火哦”马上就知道是四川话。东北话中的“贼”和四川话中的“好”都是在词语演变过程中固定下来的一个特殊的程度副词。
 
  词汇:“瓜娃子”和“爪子嘛”最有川味
 
  “你觉得哪些词语最具四川特色?”就这个问题,记者随机在四川同学和外省同学中做了一个小调查。四川同学认为,位居榜首的词语是“瓜娃子”,其次是“安逸”和“巴适”,紧接着是“幺妹”和“恼火”。外省同学认为,“瓜娃子”和“爪子嘛(做啥子嘛)”最有川味,“安逸”和“巴适”依旧排名第二。山西妹子任同学笑着说,“我最先想到的就是‘瓜娃子’这个词!”不错,“瓜娃子”这个词就如火锅和麻将一样深入人心,即使是从来没到过四川的人,谈起四川话,可能首先想到的也是这个词语。“瓜娃子”是四川人的一个口头禅,意为傻瓜。既可能是说人不聪明、反应迟钝,也可能是关系亲近的人之间的一种戏称,其意义的褒贬视具体语境而定。而“爪子嘛”是一句常用的疑问句,“做啥子嘛”,就是“干什么”的意思。说快了之后“做”和“啥”发生了连读,就读成了“爪”。除了家喻户晓的“瓜娃子”和“爪子嘛”,四川话中还有许多有趣的俚语。“啃兔儿脑壳”不是我们所想的吃老妈兔头,而是“接吻”的意思;“老汉儿”不是北方人所说的丈夫,而是“爸爸”的意思;“牛黄丸”比喻十分顽固的人,“牙尖”形容人说话尖酸刻薄;“丁丁猫”是蜻蜓,“梭梭板”是滑梯;“比到箍箍买鸭蛋”生动形象地表达了照着标准答案来做的意思。
 
  语言是一门艺术,方言是地域文化中的一笔无形的财富。四川方言中有许多独特的表达方式。在采访中,研一的杨同学告诉记者,“很多好玩儿的词语或短语都写不出来,没有对应的字。”的确,最地道的四川话存在于日常交际中,存在于大街小巷、茶楼饭馆。以上这些,仅是四川话中较为常见的一些有趣现象,要真正体会四川话的魅力,还需要深入到生活中。不妨找一个闲暇的日子,坐下来喝杯茶,仔细地听听坐在身边的老成都人怎样说话,看看他们怎样生活。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川大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 传真:028-85407983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6/11/14 10:4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