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在线       专题新闻       热点专栏       菁菁校园       川大人物      长镜聚焦      锦水抒怀      百年史苑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文化展馆       媒体川大       高教视点       公告发布      学术看板      川大校报      川大视频      追求网
    
 
校长谢和平院士参加空天科学与工程学...
【特稿】川流无止境,凤鸣有新声——...
四川大学举行2015年基层党组织书...
四川大学召开基层党委(总支)党建工...
四川大学5项科技成果获2015年度...
校长谢和平院士参加艺术学院“三严三...
中国公立医院社会贡献度研究所发布“...
中国公立医院社会贡献度研究所发布“...
全球大学科技竞争力研究所推出全球大...
【特稿】畅“响”新春 ,双甲遇丙申...
“四川大学—唐立新教育发展基金”签...



学习贯彻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
2015“卓越”等教学奖评选
2015“实践及国际课程周”
2015双代会专题
 


陆彬:吾生仅两愿,唯...
10月7日凌晨,83岁的四川大学华西医药学院陆彬教授安然离世。让人动容的是,在弥留之际,她依然牵挂着药剂学人才的培养。
芶清泉:为培养物理学...
他的名字在我国物理学界无人不知;他的研究走在时代的前沿,在多个领域均属首创;
锦水抒怀
花模样,梅精神
时间: 2016-01-11 16:50  阅读 次    来源: 档案馆(校史办公室) 谭红 校报670期  编辑: 廖芹


 

   等待冬天,有一种盈盈的期盼,只为了那一季的花开,那一份独傲寒霜的腊梅香。这种期盼经年不改,已成为生活乃至生命的一部分。

 

   成都这个著名的休闲之城,一个让人“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一到冬天,大街小巷,小贩花农穿梭其间,售卖腊梅,这是成都市民生活中的一种景致。大诗人陆游宦游成都时,写下著名的《咏梅花》:“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如泥。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想一想那梅花飘香的季节,那花海迷醉的成都,怎不让诗人流连呢?花开时节,花香似乎无处不在,带一束腊梅回家,根本不需什么插花艺术,任意插在花瓶中,腊梅都能自成姿态,枝干曲折有形,花朵疏密有致,放在大户人家有大户人家的气派,放在小户人家有小户人家的气韵,大有“浓妆淡抹总相宜”的气质。

 

  深冬,一束腊梅在室,她诠释了一种精神。梅花不若牡丹富贵,不若玫瑰娇艳,但她凛冽浓郁的馨香浸人心肺,仿佛可以涤荡人们身体中的浊气,把精神变得清新透明。梅叶落而后开花,没有绿叶的陪衬和掩映,开得异常袒露,异常率真,异常无畏。在梅的花开中,你看不到“娇羞”二字,那“越冷她越开花”的气势,无与伦比。梅的花香是一种寒冷的香,凛冽的香,花开时节,自然界万物肃杀,她独立于世的姿态自有一种风骨。自古以来人们喜欢用梅来况比人的品格,梅花早已成为一种精神品格的象征,中国人对梅花的喜爱和崇敬无以复加。她如此地与众不同,没有任何一种花卉可与之争宠媲美。寒冬过尽,凋零成泥后,她又是一树新绿,装扮了春天。于是,梅开在千家万户窗外和家中,也深入到了人们的精神世界。

 

  就这样,经年累月,看她打苞、看她落叶、看她花开、看她在一年中最冷的季节舞蹈,腊梅的精神和品格,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在岁月的浸润中,已入骨三分。

 

  腊梅因为不喧嚣,因为“凌寒独自开”的姿态,迎得了人们无限的喜爱、钦佩和歌颂。在中国古代文人墨客中,“爱梅之最”的人物大概要数宋代的大隐士林和靖,他一生不娶不仕,在他“暗香浮动”的庭园中,诗人以梅为“妻”,以鹤为“子”,有“梅妻鹤子”之说。林和靖晚年隐居杭州西湖,于孤山之上植梅放鹤,每至西湖泛舟悠游,必嘱咐门童,有朋友来访,遂纵鹤放飞,林和靖见鹤必棹舟而归。相传,林诗人在孤山种植了360余株腊梅,将每一株梅子卖得的钱,收藏于布囊中,捆成360袋,放置在瓦罐里,每天随手取出一袋作为生活费,待瓦罐空了时,刚好一年,新梅子又可兑钱了。这位清风道骨的诗人作诗随成随弃,从不留存,“然好事者往往窃记之,今所传尚三百余篇”。北宋诗人王淇写《梅》诗纪念:“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传说,在林和靖死时,他养的两只鹤在墓前悲鸣而死,尔后,世上再没有人敢说爱梅有胜于林和靖者。

 

  其实,腊梅属腊梅科,而梅花属蔷薇科,是两种类别的植物,但因为腊梅和梅花花期相近,花朵、香气相似,常常在人们口中统称“梅花”。腊梅因可入药,在明代李时珍的医学巨著《本草纲目》中有载:“蜡梅,释名黄梅花,此物非梅类,因其与梅同时,香又相近,色似蜜蜡,故得此名。”清初著名的园艺名著《花镜》一书也补充“蜡梅俗称腊梅”,“且腊月开放,故有其名。” 所谓“蜜蜡”是一种化石,是树脂埋在地下经过几千万年的溶化形成的一种琥珀,因“色如蜜,光如蜡”而得名。腊梅是寒冬开的花,而红梅却“独步早春”,当然“性情”也不相同。红梅可以说毫不掩饰自己“俏而争春”的天性,当开则开,活泼泼一派天真烂漫,像那正当花季的少女,娇媚动人,人见人爱。

 

  年复一年,当腊梅的残朵还挂在树枝上,红梅就一树接一树,热热闹闹地盛开了,尔后是阳春三月,桃红柳绿杏花白,花事应接不暇,便是人间芳菲又一春了。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川大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 传真:028-85407983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6/01/11 16:5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