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在线       专题新闻       热点专栏       菁菁校园       川大人物      长镜聚焦      锦水抒怀      百年史苑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文化展馆       媒体川大       高教视点       公告发布      学术看板      川大校报      川大视频      追求网
    
 
四川大学商学院获颁CAMEA证书
校党委书记杨泉明教授参加华西第二医...
首届四川大学新媒体大赛启动 11...
2015年四川省暨西部地区大学生医...
四川大学召开专题会议贯彻落实教育部...
征战第十二届中国模拟联合国大会川大...
川大师生在多项体育赛事中获佳绩
关于开展四川大学 “光影川大之银杏...
首届四川大学新媒体大赛,你来不来?
四川大学代表赴台参加“第十届海峡两...
华南师范大学代表团来我校调研



学习贯彻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
2015“卓越”等教学奖评选
2015“实践及国际课程周”
2015双代会专题
 


陆彬:吾生仅两愿,唯...
10月7日凌晨,83岁的四川大学华西医药学院陆彬教授安然离世。让人动容的是,在弥留之际,她依然牵挂着药剂学人才的培养。
芶清泉:为培养物理学...
他的名字在我国物理学界无人不知;他的研究走在时代的前沿,在多个领域均属首创;
锦水抒怀
院坝边沿的柿子树
时间: 2015-09-15 10:18  阅读 次    来源: 四川大学报661期 宋雨霜  编辑: 王琪


 

  我的吊脚楼前是凹凸不平的土院坝。院坝有前一棵树,那是一棵壮硕的柿子树。
 

  柿子树,长在院坝的边沿上,春夏时节,枝叶繁茂时如同一把绿色的大伞。我在大树下写作业,大树带给我无限的清凉。更重要的是,大树撑起了我儿时的梦想。很小就成为留守儿童的我,和姐姐在乡村,与年迈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每天早上,我们自己起来做早饭。其实是炒冷饭,往里面加了乡村特有的水盐菜,我们称呼这种油乎乎的东西叫做“油炒饭”。背上书包,走过院坝,我会挥手告别柿子树,然后就开始走路去学校了。下午放学,又走路回家。远远地,我就看见柿子树在风中摇曳,似乎欢迎我的回来。我和柿子树的默契,年复一年的积累着,加强着。
 

  春天,我看着柿子树告别赤裸的枝干,一点点发芽,从鹅黄到嫩绿,再伸展出碧绿的叶子。放学归来,我习惯在树下摆上小桌子,坐在小板凳上复习功课,书写作业。偶尔,一朵柿子花落在我的作业本上,我便休息一会,认真欣赏这米色的小花,心里想着,何时才能吃到香甜的柿子呢?夏天,柿子树已经穿上绿色盛装了。在阳光下,柿子树显得格外精神,微风中,树叶一颤一颤的,地上是柿子树投下的影。在柿子树下躲凉是最惬意的事情,我时常在树下睡着。醒来时,会有一两个青涩的柿子果儿躺在我的衣襟里。秋天,柿子树会结满金灿灿的果子。事实上,在果子还没完全成熟时,我们就会摘下一部分果子,放置在土坛子里,叫做“脯柿子”,过一段时间拿出来吃,就会尝到酸酸甜甜的味道。等树上的果子变熟了,我们赶紧上树摘果,免得柿子掉在地上,摔得稀烂。柿子树带给我,不仅仅是清凉,也不仅仅是美味的果实,更多是应该是一种慰藉和鼓励吧。
 

  那时,我们家在村里算穷的。夏天或者秋天时,在城里工作的堂姑婆和姑姑,会回到村里探亲。隔壁家的二奶奶就会做可口的饭菜招待她们。每当我在柿子树下写作业的时候,二奶奶家的饭菜飘香,我的肚子也会咕噜噜响。尽管柿子树在院坝的边沿,我也可看见二奶奶家的饭厅。堂姑婆她们在展示从城里带回来的精美礼物,那都是些我没见过的玩意。我暗暗羡慕着。深秋时节,是我的生日。我多么希望爸爸妈妈在我身边啊。尽管奶奶为我煮了鸡蛋,可我还是很失落。我靠在柿子树上,自言自语,要是妈妈在,肯定会给我买新衣服的。这样想着,眼泪就不自觉地落下。柿子树似乎感到了我的不快乐,也轻轻的颤动树叶,似乎在安慰我。
 

  我上五年级时,姐姐小学毕业,考取了城里的中学。姐姐离开乡村后,就剩我独自在乡下了。我很羡慕姐姐能去城里读书,我开始更加努力的学习,争取考上黔江中学。柿子树下的那个女孩,比以前更专心了。闻到别家的饭香,肚子不再剧烈的咕噜噜响了。是的,我比以前更加专心了,也不再伸脑袋看二奶奶家来了什么客人,带来什么礼物。我认真写作业,认真背书,为城里读书梦努力着。十年前的六月二十六日,我终于迎来小学毕业考试。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我以全镇第一,全区第二的成绩考取了黔江中学。村里的人为我竖起大拇指,纷纷说“宋二妹,读书好得行哟!”在喜庆之余,我再次靠在柿子树上,想着这些年的点点滴滴,快乐和委屈,痛苦和幸福,泪如泉涌。八月十四日,我离开了老家,离开了我的吊脚楼,离开了我的柿子树,也离开了我的老黄牛。城里的学习生活,带给我人生的转折。
 

  后来的我,在城里学习和生活。每次放假,我总是尽快回到乡村,回到我梦想最初的地方,也回到柿子树的怀抱。可是有一年我回去,等待我的却是一个树桩,还有水泥板的院坝。我蹲下来,抚摸着树桩,眼泪打转,我忍着不哭。树桩上渗出淡淡的水珠,柿子树也在回应我的眼泪么?我知道,我只能活在回忆里了。
此时,我在成都这座繁华的大城市里读大学,时常怀恋乡下的时光。尽管那时贫穷,卑微,受欺负,可我却充满梦想和斗志。我时常想起那个在柿子树下认真写作业的自己,那个脸蛋儿黑乎乎,手上是烟熏痕迹的奋笔疾书的自己。

 

  柿子树下的时光,静默美好,努力读书,踏实学习才是乡村孩子的出路。柿子树消失多年,我不断成长。现在的我越加明白,我应该像柿子树一样,扎根大地,汲取营养,默默成长,唯有这样才能结出丰硕的果实。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川大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 传真:028-85407983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5/12/04 10: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