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在线       专题新闻       热点专栏       菁菁校园       川大人物      长镜聚焦      锦水抒怀      百年史苑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文化展馆       媒体川大       高教视点       公告发布      学术看板      川大校报      川大视频      追求网
    
 
四川大学商学院获颁CAMEA证书
校党委书记杨泉明教授参加华西第二医...
首届四川大学新媒体大赛启动 11...
2015年四川省暨西部地区大学生医...
四川大学召开专题会议贯彻落实教育部...
征战第十二届中国模拟联合国大会川大...
川大师生在多项体育赛事中获佳绩
关于开展四川大学 “光影川大之银杏...
首届四川大学新媒体大赛,你来不来?
四川大学代表赴台参加“第十届海峡两...
华南师范大学代表团来我校调研



学习贯彻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
2015“卓越”等教学奖评选
2015“实践及国际课程周”
2015双代会专题
 


陆彬:吾生仅两愿,唯...
10月7日凌晨,83岁的四川大学华西医药学院陆彬教授安然离世。让人动容的是,在弥留之际,她依然牵挂着药剂学人才的培养。
芶清泉:为培养物理学...
他的名字在我国物理学界无人不知;他的研究走在时代的前沿,在多个领域均属首创;
锦水抒怀
徐老师
时间: 2015-11-02 17:24  阅读 次    来源: 四川大学报664期 赵阳  编辑: 王琪


 

  23年前,我收到了徐老师的第一封信。和信一起寄来的,是一本样刊,上面,我的习作和名字变成了铅字。那是我第一次在收到样刊的同时,接到编辑的亲笔信:“赵阳同学,你好!文章《钟》已发表。希望常写。盼常联系。徐智明。” 我把信捧在手里,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了好几遍,然后小心翼翼的装好,信封上“学林出版社”的字样一下子吸引了同学们艳羡的目光,很久我才努力的平静下来。那一年,我12岁,在东北的乡下读初一。初夏的午后,阳光从枝叶间透射到教室里,将温暖的光晕洒在我的格子衫上,格外的香甜。一个远方的编辑,用他的方式,给了一个热爱文学的少年莫大的鼓舞。

 

  “希望常写。盼常联系。”这八个字,让我满是力量。于是,我把平日的习作不断的邮寄给徐老师。徐老师每次的回信都很长,极认真,而且除了诚恳的指出习作中的不足,还格外关心我的学业和生活。写信,寄信,等信,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中学六年,我收到过徐老师近60封信,在他的指导下,我读了很多名著。而那六年的每个元旦,我总能收到徐老师寄来的新年礼物——沪上最新出版的图书,既有作文指导类的,也有世界风物类的,读高中之后,还添了哲学思辨类的——显然,这是他根据我的情况,精心挑选过的。印象最深的是初三那年收到的“浦东开发”系列丛书,校长看到后,极羡慕,向我借阅——这是东北的乡下当时根本无法看到的书。徐老师在信里还经常讲一讲上海的发展——这些书,这些信,不但丰富了我的知识,指导我的写作,而且激发了我对“外面的世界”的好奇和向往,对我后来的求学和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1998年,我考取了四川大学,从东北来到西南。父母双双过世让我的生活一下子困顿起来。徐老师得知后,几次托他的朋友,利用从上海到成都出差的间隙,到学校探望我,不但给我带来生活费,更有他的亲笔信:“生活的困顿一定会让你更勇敢的面对人生,你已经是个男子汉了。”透过那有力的笔迹,我仿似看到身在远方的长辈那慈爱鼓励的目光,我一下子振作了许多。大学第一年,我在完成学业的同时,陆续发表了100多篇散文,还在几家报刊开了专栏。彼时,学校开始试行文、理、工三类专业有特长的学生可以有条件的互转。从小就喜欢文学的我,因为各种原因读了理工科,如果能转读中文系,该多好!我暗暗心动,但又拿不准主意:文科就业很难,我这样的情况,该不该去争取呢?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徐老师,于是连夜写信,把我的想法和顾虑都讲给他。徐老师很快就回信了,他坚定的支持我“去选择自己喜欢的路”。最令我感动的是,他将我发表的作品收集起来,拿到上海市作家协会,不遗余力的推荐,得到了叶辛先生的肯定,并写了一封推荐信给我的学校。就这样,我顺利的从工科专业转到了久负盛名的川大中文系,成了四川大学第一个由工到文的跨界转系特长生。

 

  2003年,大学毕业前,我平生第一次来到上海,在南昌路的家中,见到了已经65岁的徐老师——这距我第一次和徐老师通信,已经过去了整整11年。已然忘记第一次见面聊了些什么,只记得他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我,喃喃的说着“阳阳长大了”。他切好了冰镇的西瓜,看我大口大口的吃下去,开心的笑着。师母告诉我,“听说你要来,徐老师好几天都没睡好”。那次在上海待了三天,徐老师陪我游外滩、看豫园,晚上,我们在复兴公园散步,然后坐在长椅上谈天,聊文学,聊写作,聊生活。“我退休了,年纪也大了,你还年轻,要好好的干一番事情。日子就在你自己的手里,会越来越好的。”说这番话时,徐老师用他厚实的手掌,用力的捏了捏我的手。临行,徐老师为我买好了回成都的火车票,并把我一直送到站台上。
 

  大学毕业到现在,又12年过去。我先后在不同的城市奔波辗转。今年6月,我移居香港。当我坐在信德中心的办公室里开启人生的又一段新征程时,我愈发的想念徐老师,没有这个好心的上海老人的帮助,我怎能走到今天,我的人生又将是什么——12年了,徐老师还好么?身体可好?生活的还好么?我只知道他搬了家,地址变了,电话也变了,一晃10年没有消息了。那天晚上,我失眠了。灯下,我重读徐老师给我写过的信件,一共101封,回想着这信笺背后的岁月,我无法抑制内心的思念,眼泪不禁夺眶而出。往事一幕幕在脑海浮现,这些带着温度的信笺,那带着关心、关切、关爱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那慈爱的笑容,那鼓励我前行的话语,那留在我掌心的力量和注满我心中的勇气,仿佛就在昨天。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编辑,但却从成百上千的稿件里发现了我这个乡下的穷小子,他不图什么,不为名、不为利,用一个编辑的职业良心扶植着一个热爱写作的陌生少年,十几年如一日的通信与帮助,哪怕从未谋面;他不过是千万个上海人里平凡的一个,但却在我这个异乡人身上倾注着真诚、善良与真爱,让我无时不刻的感受到人世间的真情与温暖,让我在成长的风雨中始终坚信人性本善。这份爱,对我的人生不仅必要,而且意义深远。然而,我又为了他做过什么?愧疚、自责、不安,在这一刻一齐涌上心头。徐老师,你还好么?
 

  第二天一早,我就恳请上海的朋友帮忙寻找徐老师的联系方式。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徐老师家里的电话。当电话那一端响起徐老师熟悉的声音时,我哽咽着许久说不出话来。上个周末,我从香港回上海,终于在上海滩花园的家中见到了徐老师。77岁的老人,这些年经过了几场大病,身体和精神大不如前。徐老师颤巍巍为我倒茶,就像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样。我将茶杯捧在手里,却心痛得喝不下——他还是像以前那样的心疼我,却再不能像以前那样,和我一起去逛街、散步了。我多么想多陪一陪他,和他聊聊天,说说话,可是10年了,这却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时间又如此短暂。“看到你现在工作的很好,我就放心了,你要当心身体,工作上也要小心些、谨慎些……”和从前一样,徐老师像对孩子一样,叮嘱着,不同的是,他又说“我77岁了,真的是见一面、少一面了……”

 

  此刻,当我在香港的家中写下这些文字,早已是泪流满面,耳畔传来那首熟悉的老歌:“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虽然你不能开口说一句话,却更能明白人世间的黑白与真假;虽然你不会表达你的真情,却付出了热忱的生命。远处传来你多么熟悉的声音,让我想起你多么慈祥的心灵……”

 

  (作者系川大中文系2003届毕业生,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散文集《阳光物语》。现居香港。)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川大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 传真:028-85407983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5/12/04 10:3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