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在线       专题新闻       热点专栏       菁菁校园       川大人物      长镜聚焦      锦水抒怀      百年史苑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文化展馆       媒体川大       高教视点       公告发布      学术看板      川大校报      川大视频      追求网
    
 
四川大学商学院获颁CAMEA证书
校党委书记杨泉明教授参加华西第二医...
首届四川大学新媒体大赛启动 11...
2015年四川省暨西部地区大学生医...
四川大学召开专题会议贯彻落实教育部...
征战第十二届中国模拟联合国大会川大...
川大师生在多项体育赛事中获佳绩
关于开展四川大学 “光影川大之银杏...
首届四川大学新媒体大赛,你来不来?
四川大学代表赴台参加“第十届海峡两...
华南师范大学代表团来我校调研



学习贯彻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
2015“卓越”等教学奖评选
2015“实践及国际课程周”
2015双代会专题
 


陆彬:吾生仅两愿,唯...
10月7日凌晨,83岁的四川大学华西医药学院陆彬教授安然离世。让人动容的是,在弥留之际,她依然牵挂着药剂学人才的培养。
芶清泉:为培养物理学...
他的名字在我国物理学界无人不知;他的研究走在时代的前沿,在多个领域均属首创;
锦水抒怀
兄弟树
时间: 2015-07-13 10:32  阅读 次    来源: 四川大学报660期 陈晓军  编辑: 王琪


 

  先讲一个“石头开花”的传奇:在我的家乡,贵州省大方县瓜仲河边,有一处岩壁,每年端午前后,岩壁上的青石会发芽、打苞,而后开出五彩斑斓的花来。每年端午节这天,当地人集中到岩前唱山歌,山野里到处是人,十分热闹。这事民国《大定县志》上有记载,且不多说。我要说的是另一个故事,也是一个“石头开花”的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三十多年前。


  这故事,讲的是一棵树,不过你可能读完以后,可能会说讲的不仅是一棵树。这棵树,如今就在我们家院子里,枝繁叶茂。它是什么树呢?我和哥哥的叫法不同。我叫它糖果树;哥哥叫它石头树;母亲呢,叫它兄弟树。我们的叫法为什么不同呢?且读下文吧!


  三十多年前的小朋友,特别是农村的小朋友,能吃上糖果,是不容易的。家乡附近的硫磺厂里仅有一家小商店,店里有水果糖卖。那糖是装在一个个透明的大玻璃瓶里的,看着就让人淌口水。因为一年难得吃上那么几回,我们通常只能淌口水。放学路过小商店,走进去看看,把口水逗出来,恋恋不舍地离去。


  有一天中午,母亲出门回来,买来8颗水果糖,我们兄弟四人每个分到两颗,公平公正,并吩咐不得给别人抢吃。哥是个急性子,三下五除二,三分钟不到就把自己的两颗给“吃”了——这“吃”要打引号,是因为他是又咬又嚼,嘴巴动作很大,还听见了啐响声。这样吃的确十分过瘾,不过,来不及回味,他不一会就享用完了。我通常要慢一些,我不是“吃”,我是用“化”,我想让那甜蜜的味道在嘴里多停留一段时间,连舌头也不舍得动动,任糖在口中化为甜蜜的汁液,小心的慢慢吸吮,感觉那绵长的好滋味。从中午分到糖果到下午三四点,我的第一颗糖吃了三四个小时,甜蜜的感觉也维持了三四个小时。我小心地把另一颗糖放到衣袋里,准备第二天再吃。


  这段时间里,哥眼巴巴地盯着我的衣袋。天快黑时,哥眼珠一转,问我想不想以后吃到更多的糖果。我说,想。哥提议把糖果种在土里,说过几天土里就会长出糖果树,结出好多好多的糖果。那时候,我的印象中,凡是大人们拿来哄我们小孩子的好吃的东西,似乎要么都是树上长的,比如桃子、板栗,樱桃;要么是埋在地里的,比如花生、红苕、胡萝卜。因此,我毫不怀疑糖果是树上长的。我跟着哥,带着小锄头,在左院后坎挖了一个坑,把剩下的那颗糖连同糖纸一起裹着,种了下去。我还一本正经地端了一碗清水去浇灌,好让它早点发芽、长大、开花、结果。


  我想到糖果树会跟父亲种下的核桃树一样结满果子,心就怦怦直跳。晚上,我把跟哥种糖果的事情告诉了母亲。母亲听我说完,微笑着拍了一下睡在我旁边的哥哥的头。她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说古时候有一种树,叫摇钱树,树上会生出钱叶子来,抱树一摇,钱就哗哗的往下掉,怎么也捡不完。这让我更坚信,我种下的糖果一定能够长出来。


  那一阵,我每天都要跑去看,糖果树长出来了没有。过了好些日子,却发现连棵小草也没有长。我去问哥哥,哥哥说现在是冬天,要等过了年,春天来了,雷一吼,雨一下,糖果才会发芽,长出来。于是我就盼望着春天的到来。梦里,好多次,我都梦见一株挂满糖果的树,嘴里觉得好甜好甜。 春天终于来了,我却被漫山的山茶花,白如堆雪般的樱花,灿若云霞的桃花,还有春风里的香气吸引,整天在田野里疯,我几乎忘记了种糖果的事情。


  那天,我正跟哥哥攀在一棵开满桃花的树上玩,在地里劳作的母亲突然惊奇地叫我们:老二,快来看,你和你哥种的糖果树长出来了! 我急忙下树来,跑到去年种下糖果的地方看。果然,一棵嫩生生的,只有中指头那么高的长着椭圆形淡紫色叶片的小树苗,果真长出来了!


  “真的——真的长出来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哥哥似乎比我还要吃惊,他的口气带着疑惑。那段时间,我每天放学,都要去看我的糖果树。为了怕人把树偷去,我告诉妈妈不要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还在小树四周堆了好多荆棘作为屏障。


  长大一些后,我知道糖果种下去是不可能发芽的。看着越长越高的小树,感到十分困惑。有一年,哥把真相告诉我:在我种糖果的第二天,他就悄悄地把我种下的糖果从土里翻出来吃掉,然后用糖果纸包着一块小石头,重新埋进土里,并想好如果我追问,他就翻出来,就说糖果自己变成了石头。?但为什么那里长出了这么一颗树呢?难道果真如家乡的传说,石头也会发芽、打苞、开花?哥哥十分困惑,我也一样。 不过我们没去想那么多,心想且不管它,且细心的呵护它,看它长大了开什么花,结什么果。如今,那棵小树苗已经长成枝繁叶茂的大树了,有一大抱粗,离家好几里远都能够看见它庞大的身姿。春天开满了花,夏天挂满了果。它是一棵甜杏,果实如糖果一般的甜。不过,我和哥哥心里的疑惑仍未解除。


  今年夏天,甜杏又熟了,我们一家团聚一起,分享甜蜜的果实。母亲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们。我们种下糖果的那天晚上,母亲明白哥在骗我。但她不忍让我失望,也不想让哥难堪。那年正月里,她去百里远的地方走亲戚,给亲戚要了一颗甜杏种子,悄悄地埋在我和哥哥种糖果的地方。


  母亲说,种这棵树,原本是你们两兄弟起的头,因此我叫它兄弟树。我说,有您这样的母亲,儿子种下的糖果才会发芽,结出甜蜜的果实,我还是叫它糖果树吧。哥哥说,我仍叫它石头树吧,有您这样的母亲,我种下的石头才会开花。母亲说,兄弟心齐,就是种下石头,也会生长出花来,还是叫兄弟树吧。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川大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 传真:028-85407983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5/12/04 10:3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