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在线       专题新闻       热点专栏       菁菁校园       川大人物      长镜聚焦      锦水抒怀      百年史苑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文化展馆       媒体川大       高教视点       公告发布      学术看板      川大校报      视频新闻      追求网
    
 
四川大学第二十九次学生代表大会举行
四川大学召开廉政办主任办公会暨廉政...
骆成骧先生诞辰150周年纪念座谈会...
“中学生英才计划”物理学科工作委员...
校长谢和平院士应邀参加中德可持续发...
四川大学举行基层党组织书记集中轮训...
校长谢和平院士会见加州大学戴维斯分...
美国莫奈儿感官化学中心主任Robe...
四川大学代表团访问美国麻省理工学院
第二届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
深化高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视频会召开...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四川大学烈士纪念网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2014年双代会专题
 


突破铁基记忆合金研究...
汽车被撞了之后,外壳会凹陷进去。如果外壳是用形状记忆合金制造的,那么在凹处浇热水之后,它就会回复到原来的样子...
曹顺庆:让世界认识 ...
日前,一本名为《比较文学变异学》的英文专著的出版引起了国际比较文学学界的关注...
高教视点
大学校门,你长哪张脸
时间: 2011-10-17 09:28  阅读 次    来源: 齐鲁晚报  编辑: 邱爽


 
  
  喜迎校庆的新校门大学需要历史和文化的传承与积淀。校门的破与立之间,到底要给后人留下哪张面孔?回归传统,还是更高更大?
 
  学校都想把校门建得像那么回事,学校领导也更关心,所以就有了形象标准的要求。“这些都是能理解的。中国人理解的建筑一定要高、要大,才觉得是好的。但对学校来说,内涵和文化更胜于表象。”
 
     大学需要历史和文化的传承与积淀。校门的破与立之间,到底要给后人留下哪张面孔?回归传统,还是更高更大?
 
学校都想把校门建得像那么回事,学校领导也更关心,所以就有了形象标准的要求。“这些都是能理解的。中国人理解的建筑一定要高、要大,才觉得是好的。但对学校来说,内涵和文化更胜于表象。”
 
     喜迎校庆的新校门
 
     10月15日,山东大学110周年华诞。
 
     此前一周,这所首批进入国家“211工程”的重点高校中心校区新建大门正式启用。这座“环臂状”校门和一起落成的大成广场,被寄予了“海纳百川、开放包容”的理念。
 
     山东大学为期一年的校庆活动渐入高潮。
 
     “我上次去山大,新校门架子还做着呢。”江苏中大建筑设计公司设计师高民权曾参与过山大知新楼、体育馆设计,也是南京师范大学校门设计者。山大在“山字门”是否拆掉的问题上,也曾征求过高的意见。
 
     高民权觉得,校门的破与立,都需要慎重。大学校门建成什么样子见仁见智,不过,“山大将这座新校门与校内环境一起做,对山大形象的提升肯定有帮助。”
 
     高民权的这一说法,与校方的想法不谋而合。
 
     据山东大学表示,校门重建和大成广场修建,正是出于改善办学条件、提升校园环境,以新的面貌迎接110周年校庆的考虑,也是适应建设“山大特色、中国一流、世界水平”的研究型大学的需要。
 
     媒体报道显示,这座新校门两侧主塔楼高度为11米,呼应了山大建校110周年这一主题。
 
     山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系统内共有800多名山大校友,是这座新校门的捐赠单位。
 
     该单位有关负责人表示,新校门是山大建校110周年的历史见证,得知要重建,深感意义重大,影响深远,他们自愿出资捐建。  而被新校门替代的“山字门”,当初是为迎接90周年校庆建的。
 
     “山字门”兴建时,山大中心校区还被称作山大新校,西、南、北三座校门中,并没有太起眼的设计。“山字门”体现出齐鲁文化“一山一水一圣人”之意,整个投资约42万元,时任山大校长为数学家潘承洞,有种说法是这座校门融入了潘承洞的理念,比如整座大门呈非对称状态,像一把45度角的三角尺和一把30度角的三角尺拼合而成。
 
     20年过去,随着济南城市道路的拓宽改造,这座曾在国内高校排得上号的大门捉襟见肘。山大有关人员曾表示,“山字门”离马路太近了,校门口时常发生交通拥堵。
 
     这是重建校门的一个现实需要,为此,新建的校门往里退了不少,给校门口腾出了足够的空间。
 
     而选择什么节点重建改建校门,校庆无疑是个契机。
 
     本报记者注意到,国内很多高校在建校周年庆尤其是整数年,必定进行基础设施改造和校园环境的改善,最先改变的,必是大学校门。像南开大学的正门,正是为了纪念建校80周年建的。天津大学东校门(主校门),也是为了纪念建校100周年建的。
 
     老校门“回归”
 
     “当我们不能创造经典时,模仿经典也是一种途径。”仲启阳对记者说的这句话,概括了现在很多大学校门的重建路径。
 
     仲启阳是江苏的一名建筑设计师,平时很关注大学建筑,曾在网上发布过“大学图书馆系列”,引发不少关注。之后,他又在网上列出南京25所高校校门,发起“南京最美高校校门排行”评选。
 
     很多网友对比后发现,这些高校新校区的大门大都很雷同,“不看校名,很难知道是哪所学校。”像南京审计学院、南京中医药大学、南京理工大学等校门,都是一个模子,把学校名字写在造型不同的石块上,石块立于校门中央。而南京大学、南京工程学院的校门,是把校名写在分隔而立的石块上,网友形容,这种
 
     造型很像“冰糖葫芦”。
 
     一比之下,网友们念叨,“还是老的好。”
 
     网友们还发现一个特点,就是这些新校门建得都很开阔、气派。
 
     对于这一特色,南京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教授冯金龙认为,新校门通常是在占地面积较大的大学城一带,所以校门设计也就不再局限于小尺度,显得宏大气派。
 
     他觉得,新老校门进行比较,并不合适,只能说各有千秋。很多人对老校门情有独钟,主要是老校门有沧桑感、有文化积淀、有故事。“每年毕业时,很多同学都要在校门前照相留影,里面也就有了感情投射,所以大家对老校门依依不舍。”
 
     仲启阳还发现了一个趋势,这几年,国内很多高校纷纷将当年因种种原因推倒的老校门重建起来。
 
     最典型的莫过于四川大学。
 
     今年4月,四川大学位于成都磨子桥路口的校门重建,新校门走的是古典牌楼风格,由四根大红柱子和两层琉璃瓦房顶构成,这是为了与学校标志性建筑行政楼相呼应。
 
     这座被称为“红楼”的行政楼,是由建筑大师梁思成设计的,古典风格,一直以来都被誉为中国高校“最美的建筑”之一。
 
     不过,被寄予厚望的新校门亮相后,一个成都网友感慨地说,“没想到修成了农家乐。”
 
     复古之风在成都高校中蔓延,川大华西校区的大门,恢复了民国时期的老校门设计。而川大江安校区东门,仿的是国立四川大学时的“皇城大校门”。西南交大新校区三拱牌坊式大门,仿的是100年前唐山路矿学堂老校门的式样,形象类似清华大学的“清华门”。
 
     “那个时代的大学校门,中西建筑初次碰撞,有童真般的朴素和飞扬,既有中国的书卷气,又有西方大学格局的严谨之气。大学本来就是从西方传过来的,和厚重的中国传统文化相遇,就生出和固化了这样的校门。”成都网友“望福街”对这些民国范儿的大学校门做了一个评价。在他看来,历数如今大学校门的各种重建套路,恢复当年古朴的老校门,至少不会离谱。
 
     “校门越老,意味着历史越久、底蕴越深,自然具有更加鲜明的象征意义。”山西大学建校106周年校庆日,校领导在老校门重建揭牌时说的这句话,为生于清末民初的这些老校门的百年回归,做了一个现实的解释。
 
     创办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的山西大学是中国近代最早的大学之一,山西大学校领导在致辞中表示,“老校门恢复重建,是对历史传统的尊重与继承,更是弘扬与创新大学文化的良好契机。”
 
     而山东大学的这座新校门,在细节的设计上,则强调对传统文化、道德的回归。
 
     与新大门融为一体的大成广场,山大校长徐显明向媒体阐释其寓意时说,“大成”预示着要“集大成”,这个广场意味着我们要向圣人学习,进入山东大学,沐浴了这个广场的文化,应该成为和先贤比肩的人。
 
     至于广场上的玉琮灯柱以及刻有“礼”、“乐”、“仁”、“和”的青铜地雕,凸显的则是儒家文化的色彩。大成广场上的圆形辟雍,据设计方北京林业大学院士尹伟伦称,这种圆形辟雍只有北京国子监才有,其他地方只能用半壁,“山东大学作为孔子故乡的知名学府,自然有权使用圆形辟雍。”
 
     剑桥大学没有校门
 
     “在我的想象中,哈佛总该有不错的校门。这样的著名大学,没有像样的校门,似乎说不过去。”到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之前,浙江大学教授张国清这么想。
 
     到哈佛后,张国清看到哈佛校门既不高也不大,主门不过高约四米、宽约三米半,与校园里的其他建筑相比,没什么特别之处。
 
     因为太普通,张国清很少见有游客在校门口拍照留念。“也许,哈佛校门的建造者从来没有考虑过,应当把它造成像是哈佛的校门的样子。”
 
     半个月前结束英国留学回到济南的赵林,仍记得自己到剑桥、牛津大学参观时的震撼。2010年他到剑桥大学参观,曾打算在大学正门前拍张照片寄给爸妈。“在镇上转了几圈,怎么也找不到。”经过询问才知道,剑桥大学没有门,“剑桥镇上找不到具体的大学位置,剑桥大学没有围墙,是完全开放的。”
 
     “牛津大学也是这样啊!”赵林感慨道。
 
     每个人的意外,源自对国内大学校门的认知与对比———校门就是大学的门面,学校越有名气,大门就该建得越气派。门,尤其是中国的门,包括校门在内,其实是一个相当值得研究的文化心理的建筑。有机会到欧洲、美国去的中国人会发现,不光大学,包括他们的政府、国会,门都不大,最不大的门就是唐宁街10号的那个门,简直可以用寒碜来形容。
 
     “通过不起眼的校门,哈佛以平等的、坦然的、积极的姿态,接纳每一个人……”张国清发现,哈佛校门口,偶尔还能看到几个乞丐文雅地向路人乞讨,并没有保安干涉。因为哈佛校区像牛津、剑桥一样没有保安,谁都可以自由地进出。
 
     回国后,赵林看到一篇《北大17年来三百多保安考上大学》的报道。他注意到,北大居然有一支庞大到常年维持500人的保安队伍,这已经相当于一所普通本科院校的专任教师人数了。赵林不理解,北大要这么多保安干什么?中外高校的差别究竟在哪儿呢?仅仅是有没有大门、保安或是围墙的差别吗?
 
     因为业务关系,仲启阳接触过很多设计院,“很多方案,只要说有领导要看,那就麻烦了。”仲启阳注意到,很多大学的校门及内部建筑,越来越趋同于党政机关建筑的风格。大学建筑带有官方建筑的政治审美,仲启阳觉得,这与国内大学的行政化不无干系。
 
     贵州大学在征集学校北校门改造意见中这样称,“我校现已进入国家‘211工程’,但学校很多基础设施还需要建设,特别是作为学校形象的校门,这是一个重点工作。”
 
     高民权说,学校都想把校门建得像那么回事,学校领导更关心,所以就有了形象标准的要求。“中国人理解的建筑一定要高、要大,才觉得是好的,但对学校来说,内涵和文化更胜于表象。”
 
     “从文化心理的角度看,不能不感叹传统门面观是如此根深蒂固,其现实基础又是如此深厚。”对于这样的建筑心理,中房集团建筑设计公司总建筑师布正伟认为,我们还不太习惯国外大学的这种不设防,这种理念更不容易被中国大学的领导接受。我们总认为大门是个标志性建筑,其实,它就是个入口而已。
 
     “总希望有一个围墙,在这之内,这地方就是我的,安全啊,卫生啊。而这,就意味着空间布局的封闭和隔离。”布正伟说。
 
     被忽视的大学精神
 
     布正伟曾设计了天津大学校门,这所大学的前身是中国近代第一所大学北洋大学堂,诞生于1895年。布正伟设计的新校门亮相后,有人曾戏称它是“古墓派”、“金字塔”。如今,这座“金字塔”已被当做天津一景来介绍了。
 
     在设计风格上,布正伟将这座校门定位为“古典音乐”,直线条设计,棱角分明,向上取金字塔收束之势。整体呈纯灰色调,威严凝重。在布正伟看来,校门不是表现气势和外表,更重要的是要体现学校的底蕴和历史文化根脉。北洋大学堂诞生的1895年,正是甲午海战惨败、洋务运动宣告失败之年,怀着“自强首在储才,储才必先兴学”理念的盛宣怀,力促北洋大学堂的创办。“这个新校门,是否担得起百年沧桑”,在布正伟心中,这正是天津大学校门设计成败的关键。 
 
     云南师范大学高教所的冯用军对大学重建校门的看法比较激进,他说,几乎很少听到有国外名校重建校门、重建教学楼等情况,而中国高校现在就像是一个大工地。 
 
     冯用军就职的云南师范大学,是西南联大旧址所在地。这个“在最艰苦的条件下,保存了最完好的教育形式,培养了最优秀的人才”的大学的校门,只是用一块油漆的长条木板横架在麻条石堆砌的两个石柱上,上写几个大字:“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如今,在云南师范大学校园中央,还保留着一间铁皮顶、泥巴墙、木格窗的房子,这是目前仅存的一处西南联大教室。 
 
     这间60平方米的教室里有讲台和椅子,却没有书桌。别看教室这么简陋,这却是建筑设计大师梁思成设计的。”抗战时期,联大经费严重不足,即便是建筑大师,也难为无米之炊。 
 
     这所只存在了八年的大学,却被誉为中国最好的大学,涌现出一批大师级人物。23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6位是联大校友;2000年以来国家最高科技奖的获得者,有3位是联大毕业生;解放后的两院院士中,有联大学生90人;联大学生杨振宁、李政道是本土培养的诺贝尔奖获得者。 
 
     如今,西南联大已经成为一个象征。北大教授陈平原看了西南联大的老照片特别感动,他说,现在很多大学过于注重经费、排名、获奖,而忽视了大学的精神。联大精神,体现在政治情怀、学术抱负、远大志向上。“他们的那种精神是写在脸上的,虽然穿得破破烂烂,但是一个个站在那儿都很精神,比我们大学的合照好看多了。大学精神要谈论,不谈论它就会消失。” 
 
     所以,“历史和文化的传承与积淀,对一所大学是很重要的。如果校门追求华丽和宏大,反而与大学精神不相称。如果变来变去,那你说,未来要留给后人哪张面孔呢?”布正伟反问道。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川大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 传真:028-85407983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5/06/10 16: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