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在线       专题新闻       热点专栏       菁菁校园       川大人物      长镜聚焦      锦水抒怀      百年史苑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文化展馆       媒体川大       高教视点       公告发布      学术看板      川大校报      川大视频      追求网
    
 
三十余载博物情,我在川大修文物——...
川大精准扶贫规划服务团队和张黎明同...
川大将与剑桥大学共建深地科学研究中...
剑桥大学地球科学系系主任Simon...
四川大学2017年“诚信教育宣传月...
川大高端外籍教师、英国皇家工程院院...
川大8名学者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
欧洲科学院院士Mondher Bo...
聚焦思政课教学改革 四川大学表彰...
校领导到川大出版社调研并召开座谈会
青年潮头立 接力奋斗中国梦:习近平...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四川大学第八次党代会
2017“卓越”等教学奖评选
马克思主义理论专题
 


钟本和团队:心怀国家...
在川大,由四川大学杰出教授钟本和领衔的化学工程教师团队,成为首批“黄大年式”的教师团队。
王玉忠:一个院士的荣...
作为中国工程院新晋院士,他只想“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解决好教学、科研工作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百年史苑
川大之源:四川尊经书院纪略(二)——大儒王闿运
时间: 2018-01-12 09:55  阅读 次    来源: 雷文景 校史馆 校报715期第4版  编辑: 杨梦鑫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清朝皇帝奏准康有为《请饬各省改书院淫祠为学堂折》。再过三年,又颁《改书院为学堂上谕》谕令。又过一年,其时为中国旧历壬午年,再颁《钦定学堂章程》,仿照西方设立完全西化的现代意义的高等学堂,此即中国教育史上著名的“壬午学制”。随后,四川总督奎俊奏请朝廷批准,锦江书院与尊经书院同时改制,并与四川中西学堂合并为四川通省大学堂。四川中西学堂建于1896年,是今日四川大学的前身,合并而入的两所书院也被教育史专家认定为四川大学的历史正源。
 
  丁宝祯的礼遇
 
  继吴棠之后,贵州人丁宝祯出任四川总督,这位晚清名臣是洋务派的重要人物,在川期间曾创设四川机器局,改革盐法,修葺都江堰水利工程。当时,第一任山长薛焕已去世,山长由主讲钱保塘代替,他觉得不妥,当即想到了他的老朋友王闿运。
 
  王闿运(1833—1916)湖南湘潭人,字壬秋,号湘绮,当世大儒,诗文大家,有人誉其为是湖南继王船山之后的又一学术世擘。其实尊经书院创设之初,王闿运即被邀入川,他当时婉拒了。此番再接丁宝桢的力邀,许是人缘相投,机缘有合,王慨然同意。光绪四年(1878年)11月,王闿运奔赴巴山蜀水,当年除夕之前抵达古锦城。
 
  丁宝桢宦海沉潜已久,于事故人情了然于心,他知晓王闿运的性格,愤世嫉俗,恃才傲岸,一支如椽大笔不仅四海仰服,心中丘壑亦蓄万里云烟,仅是山长一职怕是庙小了。王闿运甫到成都,丁便向王婉转吐露心曲。他说:“王兄啊,眼下时局,层层掣肘,步步荆棘,你生当中兴之世,但你的霸才雄笔却得不到充分展露,今天你来到四川,我也只能暂时委屈你担任区区一个山长,这一来可培养四川的人才以供储备,二来我们好共同谋划将来如何治理巴蜀。”此官话连带抚慰语不知王闿运到底信否,不过王后来在川八年,眼见清王朝的“中兴之世”一路暗淡,他也到底没有机会施展他的经世韬略。“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与他无缘。就象他生前自拟的一副挽联:“春秋表未成,幸有佳儿述诗礼;纵横计不就,空余高咏满江山”。学问与讲堂才是环绕他一生的宿命。
 
  光绪五年(1879年)2月2日,王闿运正式出任山长,年薪3000 两。在任职典礼上,丁宝桢亲率手下大员行拜师礼,并且宣布,今后所有官员每月初一都要去书院行弟子礼,聆听王闿运的教诲。这种礼数无疑是罕见的,他当即表示“闿运敢不殚精竭虑以效驱驰”。
 
  第一次面对帐下的蜀中弟子,这位第三位山长与张之洞一样,用巴蜀灿烂历史鼓励学生,他训示道:“蜀中之教,始于文翁,比肩齐鲁,一朝晦塞,只因九陌红尘茅塞其心。以诸生抑抑之谦,向学欣欣,废者更新,石室重开,闿运乐观其成。”
 
  闿运之风
 
  当年张之洞开创书院时,欲聘请的几位名家都是江浙一带的朴学大师,虽力邀未果,后来担任主讲的学者钱保塘、钱保宣也属于学术上的江浙派。这与王闿运的治学路数有异,他对朴学家的专事考订一向不以为然,认为他们孜孜于琐碎,忽略文章大义,所著文读来索然无味,直让人想打瞌睡。
 
  再加之,当时官场上的两湖派和江浙派正有龃龉,这学术上的江浙派与官场上的江浙派亦有瓜葛,而总督丁宝桢却是两湖派的首领,如此一来,二钱的位置自然难保,最后只好悻悻然离开了书院。其实,二钱于书院是有功的,尊经书院第一次汇编的论文集《蜀秀集》,就有二钱在任时的功劳,且乾嘉学派长期以来是清代学术的大宗,治学严谨,精深博大,条分缕析,颇有现代学术的品质,蜀中学子经过二钱的熏陶应该是受益匪浅的,但学术之争再缠绕上官场上的暗斗,书院的学术走向从此有了更多的王闿运之风。这一偶然的转变或许使后来的蜀学更加丰满了吗?既出现一些皓首穷经的考订大家,更有廖平、吴虞、李宗吾之类的奇人亦未可知。
 
  据说王闿运小时候资质愚钝,但却好学深思,清晨阅读的书,不能背诵便不吃饭,晚上亦然,所温习的功课,不能悟解便不入寝。他9岁能文,19岁中举,其时已遍阅经史百家,20岁时已开始著书立说,写成《仪礼演》十三篇。当他执掌尊经书院时,已是誉满学林的大师级人物,在史学、文学、经学三方面皆有自己鲜明的风格,尤通“今文经学”。
 
  “扬州学派”的天才学者刘师培是“古文经学”的名家,曾在成都授徒,他的学生蒙文通有一次完成了一篇有关《说文解字》的文字学作业,刘师培审阅后十分满意,赞赏说“融会贯通,区别条例,尤合著书之体。”但是,另一位老师廖平却对此不屑一顾,对蒙另授机宜道:“读《说文》三月,初足可用也。”在他眼中,这些声韵训诂之学“迁曲不适用,究其所得,一知半解”廖平显然是传承了王闿运的家法,刚到尊经书院时,王就对学生说过:“治经以识字为贵,非识《说文解字》为贵。”
 
  王闿运的人格魅力是巨大的,尊经书院的学风在短时期内便朝向他期望的方向浸漫开来,二钱的治学风格消减,四川本土“槐轩学派”的学术影响也受到抑制。除了重纠学风,王闿运的管理才能也很了得,他重新订立了书院条规,削减了官方对书院的掣肘,增加了他作为山长的权力,又对学生的管理实施了更为严格的奖罚。在他刚到成都时,书院内三百名学生大都嗜好鸦片,他立规整顿,凡经查实,一律淘汰,由此,书院空气清新,鸦片顿绝。
 
  “题桥之陋”是王闿运认为的蜀中不正之风,它隐喻了读书只为功名利禄的庸俗思想,不利于树立尊经书院的高尚学风。这则典故出自《华阳国志》,说当年司马相如出发去长安时,豪气干云,于成都北门升仙桥题字“不乘赤车驷马,不过汝下也”。川人世代相传这一优美故事,至今成都仍留有驷马桥的街名。在王闿运看来,“文翁教泽未善,务于显明其门生,遂有题桥之陋,不若贵州尹珍、王守仁之正,故黔习犹胜蜀也。”在他的视野中,贵州的汉代学者尹珍和贬谪贵州的明代学者王阳明,他们所开创的黔地学风比四川纯正。有学者认为“这种说法可能并非史实,王闿运这样说大约也不过是借题发挥,其真正意图是要针对蜀士贪位慕禄的陋习”。至于拿贵州与四川比较,大概皆为西南相邻省份,以此激励蜀中学子吧。
 
  初入学术界的王闿运是以《仪礼》发轫的,自然对古代的礼仪规制非常熟悉,在尊经书院时,他多次引领学生演习“乡射酒礼”,学校的礼仪之风大盛。他在日记中记载说:“张生祥龄与杨生锐不和,似是不解之怨,今日置酒修好,尤为大喜。”这两位学生都是他素来喜欢的,能够把手言欢,他的欣慰之情溢于表。
 
  “考四海而为隽”
 
  “考四海而为隽,纬群龙之所经”这是王闿运为尊经书院集撰的一副对联。后来四川省城高等学堂首任校长胡峻亦将之奉为圭臬,悬挂于校内视作校训。对联大意为:尊经书院这所巴蜀精英学校的学生,你们都是四海难觅的卓越人才,你们在书院内要研习并打通古代圣哲的经典以成就将来的辉煌。这是王闿运的期许,他自己一向自负,对帐下弟子也充满了信心。巴蜀子弟虽在以前文教凋敝时,常有昏恶冥顽者招摇坊间,但却从不乏驯秀聪颖之士,就如他在就职典礼上所说,那是“一朝晦塞”“茅塞其心”而已。这一看法与早他24 年入蜀的何绍基相同。何当年在给皇帝的奏折中便曾言,四川的俊彦才子遍布各地,就连西阳、宁远这些偏僻之地也“尽有才思杰出者”。巴山蜀水与这两位湖南人有缘,何的短暂之旅无法对四川文化有更深层次的影响,而王闿运则有足够的时间循循善诱。
 
  “澄潭积寒碧,修竹悦秋阴。良游多欣遇,嘉会眷云林。”
 
  以上诗句出自王闿运之手。1879年秋日,尊经书院在当年乡试中成绩优异,王闿运心情大好,率领中举学生踏足郊游。茂林修竹,幽潭澄碧,人清气爽,得意欢欣。众人在青羊宫二仙庵壁上欣然题写了中举名录,王闿运赋诗以纪。
 
  这样的踏足游冶并不鲜见,草堂的茅屋,青羊宫的紫荆花,浣花溪的流水……成都许多名胜之地都留下过他与学生们的欢声笑语。廖平是他期许的学生之一,常伴他出游,学问的真髓或许就在其间流入了有心人的心中。他曾向学生闲谈作文之法,谓“古人之文无笔不缩,无接不换,乃有往复之致”。这种游历而谈,看似琐碎的教授之法,往往有真机显现。后来廖平很喜欢外出坐茶馆摆龙门阵,廖平的弟子蒙文通也受到熏染,在川大教书时,教室常常设在与川大相邻的望江公园茶社,真可谓一脉相承。
 
  王闿运名士不羁,狷狂耿介,常以谐语明嘲暗讽官场之风,许多人对他忌惮三分,但对学生,他便完全是慈祥长者的风范了。尊经书院仅存二十八年时间,张之洞开创肇基,他引领方向,树立品格。那时候,湖南与四川皆是清代主流学派乾嘉学派之外的“另类”,共同的特点是“博杂”,但二者又有区别,四川的“博杂”是贯通儒释道三家,以四川的“槐轩学派”为代表。而王闿运之“博杂”则是以“辞章入经学”“杂采古今文”而以“今文”为主,既有别于蜀中本土学问,亦有别于主流学术。蜀中学子经此教授,近代蜀学在短时期内竟然蔚然而起,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学者杨世文统计了清代四川的学术著作,在清代268年之中,最后50年蜀人有著作409部,经学家有133人,而在此之前的200多年时间,只有经学著作276部,经学家152人,仅仅50年的时间,却比以前二百年著作的总和还要多,这之中,建立于1875年的尊经书院无疑功莫大焉,王闿运与张之洞则无疑是重振近代蜀学的开山之宗。
(未完待续)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川大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 传真:028-85407983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8/01/12 10: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