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在线       专题新闻       热点专栏       菁菁校园       川大人物      长镜聚焦      锦水抒怀      百年史苑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文化展馆       媒体川大       高教视点       公告发布      学术看板      川大校报      川大视频      追求网
    
 
四川大学召开2017年“双代会”筹...
川大“一带一路”奖学金--南亚研究...
四川大学-华沙大学“一带一路”青年...
四川大学召开2017年度扶贫工作专...
【两会川大声音】川大两会代表委员积...
【成都日报】推进全面创新改革“一号...
四川大学与神户大学签署校际合作协议
腾冲市党政代表团来校考察
川大马克思主义学院入选第二批全国重...
川大牙医学位列2017QS世界大学...
中央第九巡视组专项巡视四川大学党委...



学习贯彻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
中央财政科技政策及解读
四川大学双创基地建设专栏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专栏
 


郑庆康:始于毫末,点...
高校教师这一行业,总是带着匠人精神,科研成绩现于点点滴滴的尝试与积累,教书育人也从来需要长期的浇铸与指引。
陆彬:吾生仅两愿,唯...
10月7日凌晨,83岁的四川大学华西医药学院陆彬教授安然离世。让人动容的是,在弥留之际,她依然牵挂着药剂学人才的培养。
百年史苑
川大之爱
时间: 2017-03-16 09:24  阅读 次    来源: 档案馆馆长兼校史办公室主任 党跃武 教授  编辑: 秦慧敏


 

   

  

  在四川大学江安校区,流传着关于“建环小哥”和“文新靓女”的故事。并未真实发生却略带凄美的爱情化作江安长桥上的100个英文字母,长久地镌刻在人们的记忆里。其中寄托情感的信物正是著名的十四行诗《当你老了》。当年男主威廉·巴特勒·叶芝这样描写第一次见到女主茅德·冈的情形:“她伫立窗畔,身旁盛开着一大团苹果花;她光彩夺目,仿佛自身就是洒满了阳光的花瓣。”或许,这正好可以用来表达对绝美的江安河畔的“一见钟情”,对绝美的四川大学的“相知相许”。“江安长桥”故事中“建环小哥”纯真的爱情一如他的执着和坚守,将永远成为关于四川大学“美丽的谈资”。


      其实,每一个四川大学人,对于爱情和生活如此的专注,对于工作和事业何尝不是倍加的热爱?这就是“品格朴实,学风求实,知识扎实,为人诚实,做事踏实”的四川大学人始终如一的博大之爱,就是独具魅力的“川大之爱”。因为有了“川大之爱”,生活在四川大学才是一种诗意的状态,才有一种幸福的心境。


      回首120载风雨历程,四川大学铸熔了以校训“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和校风“严谨、勤奋、求是、创新”为核心的“川大精神”,谱写了中国现代大学继承与创新并进、梦想与荣耀交织的炫彩华章。“川大之爱”是真挚情感的表达,是发自内心对一切生活的珍惜。正是因为“川大之爱”,四川大学才会如此的美好,如此的辉煌,如此的伟大。贯穿“川大精神”始终的就是最具魅力的“爱”的元素——感悟“川大之爱”才能“海纳百川”,珍视“川大之爱”因而“有容乃大”。


      “川大之爱”,首先是对国家民族的“崇高的爱”,正如四川大学老校长、“和平老人”邵从恩所言,“内本着良心,上看到国家,下看到百姓”。“川大之爱”,同时是对家人他人的“平实的爱”,正如四川大学校友、“人民作家”巴金所言,“因为受到了爱,认识了爱,才知道把爱分给别人,才想对自己以外的人做一些事情”。


      “皇皇天府,水碧山青,巍巍川大,建立中心”。自诞生之日起,四川大学就在血与火的洗礼中涌现了一大批“与人民同呼吸、与祖国同命运、与社会同发展、与时代同进步”的仁人志士,如吴玉章、张澜、张培爵、杨闇公、恽代英、王右木、江竹筠、毛英才等。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和发展事业,他们无私奉献着自己的一切,用“川大之爱”谱写了一曲曲嘹亮激越的“川大之歌”。


      “川大之爱”不乏浩然正气,同样充满生活之韵。与“江安长桥”故事中的男主相类,或许大家都知道四川大学校友、著名诗人卞之琳对民国时代著名“张家四姐妹”之一的张充和的苦恋故事,都记得卞之琳“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的动人词章。或许大家也知道国立四川大学农学院教授曹诚英对著名文化名人胡适的长情故事,还读过他们“朱颜青鬓都消改,唯剩痴情在。年年辛苦月华知,一似霞栖楼外数星时”以及“山风吹乱了窗纸上的松痕,吹不散我心头上的人影”的唱酬之作。其实,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然而,“川大之爱”并非是儿女情长,或者是花边八卦。一旦国家有难之时,四川大学师生自然义无反顾,弃小家而为国家。这样的例子同样不胜枚举。在抗日战争时期,据不完全统计,四川大学共有799名师生投笔从戎。他们的名字陈列在校史展览馆的四川大学《抗战从军题名录》上。


      关于“川大之爱”,必须提到四川大学老校长任鸿隽。在80年前,四川大学新校区指的是今天的望江校区,那时学校的主校区是皇城校区。望江校区的建立离不开当时的四川大学校长、创建中国近代第一个科学社团“中国科学社”的任鸿隽。1935年,因为爱家乡、爱川大,曾经坚辞不任国立中央大学校长的任鸿隽担任了国立四川大学校长。他报效桑梓的“川大梦”就是——要实现“现代化”和“国立化”两大目标,完成“输入世界的智识”、“建设西南的文化中心”和“担负起民族复兴的责任”三大使命。任鸿隽寄厚望于四川大学毕业生:“应忠于所学”,“要有所不为”,“要继续求学”。在他看来,对国家,对社会,乃至对任何人和任何事,有“爱”才有“梦”,有“梦”才有“心”,有“心”才有“为”,有“为”才由“位”。因此,“川大之爱”既需要不断的付出,也需要清醒的头脑和正确的行动。


      然而,正当任鸿隽致力于四川大学革新事业之时,他的夫人、在四川大学教授西洋史的陈衡哲发表了题为《川行琐记》的系列文章,批评了四川的一些社会现象。面对陈衡哲的“爱之深,恨之切,言之甚”,对任鸿隽的改革有所不满的某些地方势力,运用新闻媒体挑起轩然大波。根据成都市档案馆藏档案,1936年7月2日,任鸿隽为此致函四川省会公安局局长范崇实,要求对《新新新闻》报编辑,“科以应得重罚”。对于任鸿隽“冲冠一怒为才女”,一般人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企图借助公权机构的力量来加以应对,在某种意义上,他是为爱情“昏”了头。在强烈抨击下,爱川大更爱才女的任鸿隽随陈衡哲挂冠而去。其中更深入人性的原因,可以从任鸿隽对陈衡哲所说的一段话中找到答案:“你是不容易与一般的社会妥协的。我希望能做一个屏风,站在你和社会的中间,为中国来供奉和培养一位天才女子。”这种对家庭和家人的爱,或许正是从另一种角度对社会的一种“爱的奉献”。


      是啊,“川大之爱”不仅流淌在四川大学校园,而且与每一个四川大学人的一生相伴随行。一名外国记者曾经问四川大学校友、共和国元帅朱德:“您一生最大遗憾是什么?”朱德回答说:“最大的遗憾就是在老母逝世前连一杯水都没倒。”在《回忆我的母亲》一文中,朱德说:“我用什么方法来报答母亲的深恩呢?我将继续尽忠于我们的民族和人民,尽忠于我们的民族和人民的希望——中国共产党,使和母亲同样生活着的人能够过快乐的生活。这是我能做到的,一定能做到的。”在朱德身上,“川大之爱”更多的是家国情怀、无我奉献、孜孜追求,是“中国之爱”,乃至“世界之爱”。“川大之爱”是奋发拼搏中的强大驱动,是前行道路上的自觉行动。


      四川大学校友、诗人郭沫若这样写到:“春天没有花,人生没有爱,那还成个什么世界。”因为“把爱拿走,地球会变成一座坟墓。把爱拿走,社会会变成一座孤岛。把爱拿走,校园会变成一座荒山。”那么,让我们用“川大之爱”弘扬“川大精神”,用“川大之爱”汇聚“川大力量”,用“川大之爱”创造“川大奇迹”,用我们的智慧和行动,为四川大学建校120周年献礼,为实现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川大梦”而努力奋斗吧。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川大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 传真:028-85407983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7/03/16 10:3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