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在线       专题新闻       热点专栏       菁菁校园       川大人物      长镜聚焦      锦水抒怀      百年史苑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文化展馆       媒体川大       高教视点       公告发布      学术看板      川大校报      川大视频      追求网
    
 
“一带一路”:中国与尼泊尔——尼泊...
四川大学举行成都市武侯区第七届人大...
搭载“一带一路”战略,中尼携手并进...
弘扬传统友谊,打造中尼命运共同体—...
“一带一路”:中国与尼泊尔——尼泊...
四川大学与阿富汗喀布尔大学签署校际...
四川大学举行离退休同志第十一届文艺...
四川大学党校第141期教职工党员发...
四川大学2016年度基层党建考核工...
四川大学召开专业大类招生有关工作研...
四川大学与下诺夫哥罗德国立技术大学...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专栏
2016党风廉政宣传月
2016年双代会专题
李克强总理考察四川大学
 


郑庆康:始于毫末,点...
高校教师这一行业,总是带着匠人精神,科研成绩现于点点滴滴的尝试与积累,教书育人也从来需要长期的浇铸与指引。
陆彬:吾生仅两愿,唯...
10月7日凌晨,83岁的四川大学华西医药学院陆彬教授安然离世。让人动容的是,在弥留之际,她依然牵挂着药剂学人才的培养。
百年史苑
中西学堂领新风,两院入堂奠基业
时间: 2016-12-09 10:58  阅读 次    来源: 四川大学档案馆(校史办公室)编写  编辑: 肖薇薇


 
  □ 开办铁路学堂

  铁路学堂是由于建设川汉铁路的需要,由川汉铁路公司出资建立的。著名作家、英籍华人韩素英本名周光瑚,她的父亲周映彤是成都郫县人,是中国早期的路矿专家,也是铁路学堂的学生。正是因为修建川汉铁路的缘故,他才被派往比利时留。

  1904年,四川总督锡良筹办川汉铁路公司,在岳府街挂出了官办川汉铁路公司的牌子,请胡峻任公司总理。为培养铁路人才,胡峻提出在高等学堂附设铁路学堂,亲自兼任铁路学堂总理。

  1906年3月,清政府屈服于列强的压力,放出川汉铁路由官绅合办改为官办的风声,使社会各界和学堂师生特别是铁路学堂学生感到气愤,时有抨击当局卖国行径的“越轨”言论。1907年6月,四川总督赵尔巽张榜告示,下令“学生不准干预路政”,更激起师生的极大愤怒,这为1911年四川保路运动埋下了火种。

  □ 免费教育的半日学堂

   除了体育学堂和铁路学堂,学堂还设置有速成师范科、优级师范科、普通科即预科、测绘学堂、半日学堂、附设中学堂等。其中,半日学堂是面向底层社会的义务性质的贫民学堂,创办于1905年8月,设在高等学堂墙外的梓桐宫右侧。学程一年,除法定假日,每天分上午或下午上课,称为半日学堂。

  学堂简章规定,年龄20岁以下,有志于学者,由亲属具结,即可入学。学堂开设的课程中,无论是做手工,还是做买卖,平日生活都用得着,且完全免费,所以半日学堂也很受普通百姓欢迎。
 
  □ 郭沫若和他的同学们

  1908年,四川省城高等学堂开办了附属中学堂。1910年,该校改称分设中学,1912年停办后学生改入成都府中学堂。该校的主要目的是为高等学堂提供学生来源,着重在修身、读经、讲经、国文等课程。这所附属中学堂,涌现了一批杰出的人物,其中最为有名的当属郭沫若。他在自传《少年时代》里曾经说到:“王光祈、魏嗣銮、李劼人、周太玄诸人都是我当时的同学,前三位是丙班的同班,在当时都要算是同学中的佼佼者。”在书中,他回忆与同学们一起登望江楼远眺,临武侯祠扼腕,沿浣花溪咏怀,赴草堂寺明志的种种情景。

  1910年在家乡被嘉定中学斥退后,郭沫若来到成都,顺利通过国文题《士先气质而后文艺》的测试,考入四川省城高等学堂分设中学堂,在校用名郭开贞。1913年2月,他没有听从在法政学堂执教的长兄的要求,报考法政学堂,而是考入了四川省城高等学堂正科二部九班学习。后来,他离校先赴天津,后赴日留学。在日本,他弃医从文,与成仿吾、郁达夫等组织“创造社”,积极从事新文学运动。1926年他参加北伐,任国民革命军政治部副主任,此后又参加南昌起义。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他从日本回国,团结进步文化人士从事抗日救亡运动和民主运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历任政务院副总理兼文化教育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院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职。他著有《中国古代社会研究》、《甲骨文字研究》等重要学术著作。诗歌《女神》开拓了中国文学史新一代诗风,是当代最优秀的革命浪漫主义诗作。郭沫若全部作品编成《郭沫若全集》38卷,堪称中国现代文坛的巨擘。

  王光祈是著名的音乐学家和历史学家。1914年,他从四川省城高等学堂考入中国大学攻读法律,同时任职于清史馆,并先后担任成都《四川群报》(后改名为《川报》)驻京记者和北京《京华日报》编辑。1919年5月4日,他将有关情况用专电发回成都,推动了“五·四”运动在四川地区的开展。同年,他与李大钊等创办少年中国学会,被推选为执行部主任,先后推荐毛泽东、赵世炎、张闻天、恽代英等入会。他1920年赴德国研习政治经济学,1923年转学音乐,1927年入柏林大学专攻音乐学,1934年以《论中国古典歌剧》一文获波恩大学博士学位。他的代表作有《东方民族之音乐》、《欧洲音乐进化论》等,其研究开东方民族音乐之先河。

  魏嗣銮即魏时珍是著名的数学家。1912年,他由四川高等学堂考入上海同济医工学院,曾参与创办少年中国学会。他于1920年赴法国和德国留学,1924年获德国哥廷根大学博士学位,是第一个在哥廷根大学获得最高荣誉的中国人,是四川最早的数学博士。1921年,他与爱因斯坦讨论相对论,是最早向国内介绍相对论的学者之一。1926年回国后,他任国立同济大学和国立四川大学理学院院长。1939年他创办川康农工学院,该学院后改为国立成都理学院,1950年并入四川大学。

  李劼人是中国现代具有世界影响的文学大师、文学翻译家、社会活动家、实业家。1912年,在四川省城高等学堂时,他发表处女作白话文小说《游园会》,比鲁迅的《狂人日记》早三年。他1919年赴法国留学,1924年先任《川报》主编,后任国立成都大学教授。“五四”时期,他在成都办报纸并组织少年中国学会成都分会,鼓吹新文化,宣传救国理想;1937年完成的“大河三部曲”《死水微澜》、《暴风雨前》、《大波》,从社会风俗史的角度,以辛亥革命前后的成都为背景,记录了百年前巨变的时代,郭沫若称之为“小说的近代《华阳国志》”和“中国的左拉”。建国后,他曾任成都市副市长。

  □ 日本教育的影响

   胡峻等人东渡日本考察学务后较多地学习和借鉴了日本高等教育的办学模式和教学经验,加之留学日本归国者在各学堂任教,且四川的日本教习数量较多的因素,当时的四川教育界受到了日本教育的较大影响。四川省城高等学堂是国内亲赴海外聘请外籍教师最早的学校之一。清末在四川的外籍教师姓名可考者有88名,日本教习就有79名之多。高等学堂就聘任过15名外籍教师。

  四川省城高等学堂对学生非常优待。从预科起,每学期每个学员的课本、教本、草写本、纸、笔、墨等用具以及有帽顶的遮阳帽、青布马褂、蓝白两套夹单、操衣、青布靴子等服装,都由学堂制备供给。伙食每人吃一钱银子一天,午晚都是六菜一汤,学生的床帐、床单也是学堂供给。当然,学堂对大家的要求非常严格,规定堂内师生员工,严禁吸食鸦片;学生衣服禁用绸缎,务必崇尚质朴,不得好为新异;学生随时随地见校长、教师、监学及堂中各员,都要立正致敬。这些规定体现出学堂求实、朴素、勤勉、敬德的良好风气。

  在师资方面,学堂中有不少当时名闻四川乃至全国的知名学者,如谢无量、徐炯、刘豫波、杨沧白、廖学章等人。由于所设科目多属新学范围,教师中的外籍人士占了很大的比例,1902年,外籍教师约占50%左右。

  □ 外籍教师那爱德

   在四川省城高等学堂,有一位美国教师名叫路德·那爱德。他于1879年出生于美国爱荷华州,1902年在美国西北大学获化学和矿物学两个学士学位,1906年在霍普金斯大学获理科硕士学位。据说他曾经是一名杰出的运动员,还保持过田径方面的世界纪录。来中国前,他曾经担任罗斯科技大学和伊利诺伊州立大学的教师,还是学校田径队和棒球队的教练。

  1910年6月,后来担任沪宁沪杭甬铁路管理局局长的任传榜作为主聘代理人与那爱德在美国名校伊利诺伊州立大学所在地签署了《大清国四川省高等学堂总理与美国那爱德君订立合同》。当年9月,那爱德来到成都,在四川省城高等学堂先后教授化学、数学、地质和矿物学等课程,担任过地矿部主任。

  在给姐姐的信中,他说:“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总是梦想着两件事:一是到中国的长城拣一块石头,另一个是到胡夫金字塔拣一块石头。我从上海出发沿扬子江溯源而上,到四川成都约2000英里。成都有80万人,那儿有很多美国人。当然,我会随时写信,把沿途的所见所闻告诉你。”

  那爱德每周授课24学时,月薪为360元。他虽然自称经常被雇用的厨师“敲棒棒”,但一天所有的生活费只有0.6元,而当时成都一个普通家庭一个月的生活费差不多只要1元就够了。按照他的说法,他“在这里过得很好”,“有许多我从前根本想象不到的机会”。他在给姐姐的信中,还流露出或许在这里结婚生子的打算。

  初到成都的那爱德,除了上课,他用自己的眼睛和心爱的相机,花了大量的时间来了解这个城市和这里的人。半年以后,他甚至总结出了一些在成都生活的门道。他的教学是极其认真的,同学们也很喜欢他。他还经常带学生外出实地考察,也随时带着他的照相机。1913年4月,因带学生外出在彭县北水河铜矿冶炼厂参观实习,他不幸染上伤寒。5天后,年仅34岁的那爱德因公殉职,安葬在成都东门外南台寺墓地。当时的校长骆成骧专门发布了关于那爱德病故的文告。后来,一家英文报纸刊登了那爱德的死讯。报纸对他的评价是:“成都以其公立学堂中聘请有高素质的外籍教师而闻名。这些外籍教师中许多人都有崇高的理想,那爱德先生便是其中之一。”

  在川期间,那爱德利用假期对四川北部和西部进行地质勘探,拍回了许多地质地貌照片。2000年,那爱德的重孙来约翰偶然得到了他的曾祖父在中国拍摄的290多张玻璃底片和170多张赛璐珞醋酸胶片。这些照片形象地记录了清末民初中国西部社会的变革。九十多年后,其中的部分作品在中国巡展并且以《回眸历史——20世纪初一个美国人镜头中的成都》的书名在中国出版。

  对于外籍教师,学校的管理是严格的。日文教习山川早水是日本熊本县人,在东京二松学舍毕业,1904年12月与四川省城高等学堂签订合同,1905年4月到校,1906年5月解聘,其原因是他违反了和学校缔结的合同,具体原因在档案中语焉不详。从山川早水在极短的时间内游历四川多处名山大川来看,他很可能由于旅游而耽误了教学活动才被校方解聘。山川早水在他的游记《巴蜀》中记载了他在中国的主要经历和四川的风土人情,该书由日本东京成文馆在1909年出版。其中文译本由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出版。

  □ 四川学务公所

  正由于四川省城高等学堂在四川教育中的龙头地位,学堂一度受权代行四川全省教育主管部门的职能,统一“督办全川学务”。负责对外交流和留学生事务的四川学务公所(类似于今天的四川省教育厅),也设在四川省城高等学堂内,由四川省城高等学堂总理兼任四川学务公所的议长。

  1906年,胡峻担任全省学务公所议长,主持全省教育发展事宜。在他的建议下,新任总督锡良又选送大批学生出国深造留学。1906年,四川留学生占全国留学生总数的1/10,出国人数直逼京津、江浙和两广,其中留日学生约800人,掀起了四川近代出国留学的第一次高潮。1909年,四川省的新式学堂数和学生人数均名列全国第一。当时,四川的新式学堂较多,包括高等学堂、实业学堂、师范学堂、军事学堂和中小学堂等类型,其中,四川省城高等学堂办学水平为最高,招收学生也较多,是四川新式学堂的主要代表和中坚力量。所以,几乎四川所有的新式学堂都仿四川省城高等学堂(实际上主要延续了四川中西学堂)的成例,实行着较为规范和严格的组织管理。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川大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 传真:028-85407983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6/12/09 11: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