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在线       专题新闻       热点专栏       菁菁校园       川大人物      长镜聚焦      锦水抒怀      百年史苑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文化展馆       媒体川大       高教视点       公告发布      学术看板      川大校报      川大视频      追求网
    
 
四川大学认真贯彻落实2017年教育...
【聚焦基层】四川大学13个领域19...
校领导分赴各校区检查新学期教学秩序
四川大学召开思想政治工作会议
四川大学召开系列会议研究部署新学期...
四川大学3个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圆满通...
四川大学与捷克布拉格新丝绸之路研究...
川大师生及各界人士泪别道教学泰斗—...
中国道教学研究重要开拓者、川大杰出...
保加利亚代表团访问四川大学
四川大学与甘洛县举行对口帮扶工作座...



学习贯彻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
中央财政科技政策及解读
四川大学双创基地建设专栏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专栏
 


郑庆康:始于毫末,点...
高校教师这一行业,总是带着匠人精神,科研成绩现于点点滴滴的尝试与积累,教书育人也从来需要长期的浇铸与指引。
陆彬:吾生仅两愿,唯...
10月7日凌晨,83岁的四川大学华西医药学院陆彬教授安然离世。让人动容的是,在弥留之际,她依然牵挂着药剂学人才的培养。
百年史苑
道一风同为协合,五洋学堂名华西(一)
时间: 2016-11-01 16:07  阅读 次    来源: 档案馆(校史办公室)编写 党跃武执笔  编辑:


 
  
  五洋学堂
 
  当年成都市民称华西协合大学为“五洋学堂”,不仅因为这所大学由5个洋人差会兴办,而且因为在他们眼中,华西坝的一切都如同看西洋镜一般新奇。
 
  短短几年,城南那片土地完全变成了另一番景象。每天清晨,外国“洋娃娃”骑着小马,从玩泥浆、捉泥鳅的农村小孩身边跑过,到城边上的“加拿大小学”上课。每到周末,精力过剩的外国男女,在刚刚修好的道路上来回狂奔,在草坪上拍打网球……虽然,四川省城高等学堂的洋人也曾在学堂里打网球,但是学堂的大门毕竟是关起来的,而今天的五洋学堂大门敞开,身穿长袍马褂的老乡绅路过网球场时,看见说着英文夹杂四川话的洋人精力充沛地来回奔忙,感到非常奇怪,他们发出疑问:如果洋人必须把球从网的一边打到另一边去,为什么不雇苦力来拍打呢?
 
  各差会都把学舍看作自己的脸面,尽心经营学舍的一草一木,使之愈加优雅完备。华美大学舍具有美国风味,广益大学舍则带有英国情调,其他学舍也独具韵味。每幢学舍都有一个小花园,一个网球场和单双杠等;内设一个装修精美的大房间,是住宿学生会客室和文娱活动场所。
 
  1910年华西协合大学开办时设立了文理两科。第一年的任课教师有两个中国人和八个外籍人。学制为三年预科,三年正科,毕业后授学士学位。由于当时的中国没有实行学位制度,通常授予高等学堂的毕业生进士或举人出身,或直接授予相应的官职,1935年国家才正式颁布《学位授予法》,因此,采用西方教育体制的华西协合大学是四川乃至西南最早实行学位制度的学校。
 
  虽然学生不多,但是专业设置非常完备。文科设哲学、教育、英文、西洋史学和综合文科5个系。理科设生物学、化学、数学、物理学4个系。大学教材除中国文史外,大都采用国外教材。
 
  在教学活动中,外国老师发现,这些中国学生比较习惯背背写写,却不太适应西式教学中对科学方法的训练;尤其在最初的化学课中,学生们显得很敷衍;学生们参加体育锻炼时,总是穿着长衫(那时候,在任何公共场合,不穿蓝色长衫都被认为是不礼貌的行为),当他们排成圆圈,斯斯文文地相互踢或扔球时,真让老师们哭笑不得。
 
  由于华西协合大学对学生要求十分严厉,学生们有的转学到其他学堂,有的被勒令退学,有的因病退学。不到一年,学生走失了三分之一。1915年,第一批学生毕业时,仅有胡海云获得哲学学士,吴树成获得教育学学士。
 
  中国式新建筑
 
  华西协合大学位处锦江之滨,其建筑颇具特色,被称为中国式新建筑。这不仅归功于英国建筑设计师罗楚礼,也得益于李克忠、叶溶清、石享德,尤其是人称“苏木匠”的苏继贤等多位加拿大建筑师。“苏木匠”的儿子苏约翰后来长期在华西协合大学执教,1972年担任了加拿大驻华大使。华西坝上,一条建筑的中轴线呈南北向,横穿整个校园:南起钟楼,中间经一宽阔的河渠,止于北校门。大学的主要建筑物平衡对称地排列在这条中轴线左右。南北向的中轴线又与东西向的大路相交,俨然安放在华西坝上的十字架。
 
  1912年,华西协合大学创办者在加拿大、美国和英国等国专门举办了一次设计竞赛。当年11月18日,英国建筑师罗楚礼以综合中西方建筑工艺元素的方案被选中。1913年,罗楚礼来到中国,在天津上岸后又专门去了北京,特意考察了中国风格的建筑,专门收集故宫等处的建筑资料。同时,在成都,罗楚礼看到了干栏式建筑、屋顶脊饰等具有川西风味的建筑形式,这些在日后的华西协合大学建筑物中都有具体的体现。
 
  这批来自西方的洋人,没有照搬西方建筑模式,而是颇有远见、颇得人心地依照中国传统的平衡和对称的建筑原理来设计,尤其是在外观上,着力表现出中国特色。他们借鉴了川西地区庙宇与民居屋顶,使用的是青砖黑瓦,间以大红柱、大红封檐板。许多建筑都是清一色的歇山式大屋顶,两坡、四坡、攒尖、腰檐运用自如。屋脊和飞檐上点缀着远古的神兽、龙凤、怪鸟,檐下以斗拱为装饰,给人以神秘古朴的东方之美。当然,其中也有许多不中不西、表情怪异,似乎是臆造出来的神兽排放在一些建筑物的门口,让人不明究里的同时,又增添了不少意趣。
 
  在尽力渲染东方色彩的同时,华西协合大学建筑物灵活地融入了西式风格,如楼基、墙柱、砖墙、玻璃门窗、拱廊以及西式浮雕装饰等;事务所内部如同一个西式的教堂;在钟塔上,中式的楼顶又配以西式的时钟……正是这样,建筑设计达成了东西方和谐与统一的美感。时人对华西坝的西洋风景赞叹不已:“坝上小楼房星罗棋布,全是西式小别墅,往往还自带小草坪,围以花木藤蔓。洋教士、洋婆子、洋娃娃一把逍遥椅坐在草坪上,看书报,晒太阳,真够惬意。”
 
  然而,在校园中部,有一小片土地却无论学校出多高的价钱也无法买到。于是,华西坝上的这户人家,用今天的话说就成为了典型的“钉子户”,有茅屋数间和林竹数垄,还有猪圈、粪池和烟囱等农家必备。他们时而在水沟边洗锅涮坛,时而在桠枝上晒衣晾被。他们与坝上的洋气,颇有些不协调。有人说,这是洋中有土,倒是增添了不少野趣,是华西坝风光的“缺陷美”。
 
  当时,华西协合大学建筑物的样式和风格被奉为典范。成都相继建成了一些中西结合的新建筑,包括一些官邸、民用住宅等,最著名的当属至今保留在暑袜街的邮政大楼等。以“中西合式”作为学校的整体风格,华西协合大学应称得上开先河,引领了“中国式新建筑”的潮流。
 
  在修建过程中,大部分建筑材料都取自当地,例如在成都三瓦窑一带定制的砖瓦,来自四川西部高山的木材,从岷江上游河岸采集的石灰石等。然而,建筑用的铁钉和玻璃等,主要是从汉口和上海甚至是国外购买而来。经过多年的精心经营,华西建筑已颇具规模,最盛时大大小小达70幢。保留至今并被列为成都市文物建筑的华西坝建筑主要有:1919年建成的事务所,又名怀德堂;1926年竣工的图书馆和博物馆,又名懋德堂;建于1920年的万德堂,又名万德门和明德学舍;建于1925年的钟塔,又名钟楼,原名柯里斯纪念楼;1941年建成的苏道璞纪念堂,又名化学楼;1920年建成的赫斐院,又名合德堂;1928年竣工的教育学院;1924年竣工的生物楼,又名嘉德堂。其中,万德堂在20世纪50年代,因成都人民南路建设而搬迁到今天的位置,一砖一瓦都按原貌重建,被誉为华西坝上最具“生命活力”的建筑。
 
  曾受聘于华西协合大学的缪钺教授,是中文系教授兼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他有《念奴娇》词一首,咏赞广益学舍的梅花:“疏红艳白,倚危崖,曾赏环山千树。匝地胡尘迷海暗,蔓草沾衣多露。灵琐交疏,星槎路断,哀绝江南赋。仙云娇好,除非魂梦相遇。谁料十载栖栖,天涯重见,玉蕊还如故。未许寒风吹便落,轻逐江波流去。月影浮香,霜华侵袂,且共殷勤语。殢人凄怨,待教裁入诗句。”
 
  对于融合中西的“中国式新建筑”,毕启曾自豪地咏叹校园景色:“放眼四望,田畴阡陌,连绵不断,景色真可算美丽之极。”
 
  办学的风险
 
  当年华西坝上,加拿大教师沈克莹身高约二米,成都人称他为沈高人;美国人丁克生才一米五左右,诨名丁矮子。丁矮子在成都却更为出名一些,除了他的矮和满口成都话以及很会“展言子”外,他对华西协合大学的农学的发展功不可没。他从上海引进荷斯坦血统的公牛和瑞士吐肯堡山羊,还带来一些新的蔬菜品种如德肯葡萄、爱尔波特桃树、华盛顿无核橙和加利福尼亚依阿卡柠檬等。华西坝逐步成为中西文化交汇的大染缸。
 
  然而文化的融合是艰难的。对成都人来说,这所大学口口声声宣布要“以高等教育为手段,促进天国的事业”,一些人认为他们有“不可告人之隐衷”,另一些人则斥责他们“是帝国主义对于中国的文化侵略的大本营”。
 
  大学的宗教色彩是浓郁的,至少在办学早期是这样。第一批两名毕业学生中的胡海云最后成为了牧师,他一直服务于成都英美会(后更名美道会,中华基督教四川协会)直到逝世。四川成都人干如松,1908至1911年在四川省城高等学堂学习,是学堂的优等毕业生,1913至1917年,他更名干小峰,在华西协合大学文学院哲学系学习,因此,他可以说是目前所知道的中国大学双文凭第一人。最后,他也成为了牧师,曾经在重庆弹子石神道学校和重庆求精中学等教会学校任职。
 
大学开办的第二年,成都爆发了著名的保路运动。大多数外籍教师离开成都前往上海,学生一度在教堂里上课,最后不得不停课。1912年启尔德、沈克莹和杜焕然等回到成都。1913年春,华西协合大学全面恢复了正常的教学活动,并在次年开始创办医学院和三年制预科班。
 
  在时局动荡中,由于其教会大学的性质,华西协合大学多次被推上波风浪谷。直到后来向教育部立案,华西协合大学才渐渐驶向风平浪静的稳定发展阶段。
 
  虽然有如此严峻的挑战,华西协合大学仍然在剧烈的社会变革中继续坚持着。“由芽而苗,由花而实”,华西协合大学迅速发展壮大起来,并且以大学为核心,将各式教会学校(包括幼稚园、小学、中学、师范、神道)团聚于周围,在华西坝上构筑了一套相对“完整的基督教教育系统”。
 
  1916年,蔡锷督军兼省长应邀为学校题词《敬祝华西协合大学校》,高度评价了华西协合大学对促进中西文化教育事业发展所起到的独特作用:
 
  “立国之本,曰富与教。富以厚生,教以明道。原人之素,维身与心。心失所导,厥弊玩冥。贤哉西哲,有教无类。万里东来,循循善诲。文明古国,中华是推。文明大邦,英美是师。宏维西贤,合炉冶之。我来自滇,共和是保。戎马倥偬,未遑文教。瞻望宏谟,深慰穷喜。我有子弟,何幸得此。岷峨苍苍,江水泱泱。顾言华西,山高水长。”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川大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 传真:028-85407983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7/03/03 10:3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