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在线       专题新闻       热点专栏       菁菁校园       川大人物      长镜聚焦      锦水抒怀      百年史苑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文化展馆       媒体川大       高教视点       公告发布      学术看板      川大校报      川大视频      追求网
    
 
四川大学认真贯彻落实2017年教育...
【聚焦基层】四川大学13个领域19...
校领导分赴各校区检查新学期教学秩序
四川大学召开思想政治工作会议
四川大学召开系列会议研究部署新学期...
四川大学3个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圆满通...
四川大学与捷克布拉格新丝绸之路研究...
川大师生及各界人士泪别道教学泰斗—...
中国道教学研究重要开拓者、川大杰出...
保加利亚代表团访问四川大学
四川大学与甘洛县举行对口帮扶工作座...



学习贯彻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
中央财政科技政策及解读
四川大学双创基地建设专栏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专栏
 


郑庆康:始于毫末,点...
高校教师这一行业,总是带着匠人精神,科研成绩现于点点滴滴的尝试与积累,教书育人也从来需要长期的浇铸与指引。
陆彬:吾生仅两愿,唯...
10月7日凌晨,83岁的四川大学华西医药学院陆彬教授安然离世。让人动容的是,在弥留之际,她依然牵挂着药剂学人才的培养。
百年史苑
华西坝传奇:蛋烘糕
时间: 2015-12-14 17:35  阅读 次    来源: 文学与新闻学院12级 姜真豪 校报669期  编辑: 廖芹


 

  蛋烘糕可谓是成都人最为热衷的小吃之一了。色泽金黄,外脆里嫩,馅料丰富,口味多变,深得男女老少的青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蛋烘糕的香味徘徊在每一个成都小巷子里,成为了孩子们的童年,大人们的回忆。

 

  味道是有情怀的,也是有历史的。蛋烘糕在成都人心目中的地位,非一年半载所能铸就。它固有其自己漫长的发展与流传历史,以至于今日,蛋烘糕成为了一代又一代成都人心中的记忆共鸣。而它演变经历,与华西坝有着不解之缘。

 

  关于成都的蛋烘糕起源,现今流传着两个说法。一说,其始于清代,是道光年间,成都文庙街石室书院(现汉文翁石室,成都石室中学)旁一位姓师的老汉从小孩办"姑姑筵"中得到启发,用鸡蛋、发酵过的面粉加适量红糖调匀,在平锅上烘煎而成最早的蛋烘糕。而另一说,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的邱蔚六院士,他在上世纪50年代就就读于华西协和大学,他在自己回忆性散文《华西坝上的衣食住行》中,言及:“它(蛋烘糕)的发源地是在华西坝上,女大院左侧,‘对牛弹琴’的对面。我在读华协中时就经常光顾该处。”

 

  无论蛋烘糕的起源是不是在华西,这小小金黄的美食,也是给一代又一代的华西人留下了深刻的回忆。现年97岁的我国著名的口腔颌面外科专家、口腔医学教育家,中国口腔颌面外科学创建人之一的王翰章老先生,上世纪40年代,就曾在华西协和大学的牙学院学习,当他回忆到自己在华西坝的青春岁月时,说道:“自己1942年初来华西的时候,蛋烘糕就已经是华西坝的一绝了。那个时候,在华西女生宿舍前的竹林里,有个名为‘竹溪’的小茶馆,是平时学生们会友交流的中意处。而在‘竹溪’里,搭了个小棚棚,棚里没有板凳,也没有桌椅,只有几个铁皮炉子,有两个二十多岁夫妻就在这个小棚棚里卖蛋烘糕。

 

  卖的口味不是很多,就只有芝麻酱、椒盐、肉末绍子等等几种。每次去的时候,食客也都并不是很多,稀稀拉拉的,但经久不衰,回头客很多。我们都觉得那蛋烘糕很卫生,因为那对卖蛋烘糕的夫妻,穿得特别整洁干净,都着蓝色长衫,把袖口翻得高高得,里面洁白的内衣清晰可见,十分显眼。而且欣赏他们做蛋烘糕的过程,也是件很美的事儿,他们就用右手轻轻一拗,就把鸡蛋酱在一个小平锅子上摊平成了一张小饼,然后用一个小铲铲加入你想要的馅儿,加完后,对着饼一边儿一铲,就成了个‘小月亮’,然后再用一张小纸把这烫烫的‘小月亮’递到你的手里,很精致,也很可爱。

 

  到了解放后,因为社会主义改造,公私合营的缘故,‘竹溪’茶馆和这对卖蛋烘糕的夫妻也就华西坝销声匿迹了。”

 

   但华西坝蛋烘糕的故事,并未结束。文革后的80年代,蛋烘糕的挑子又在华西坝周围的小巷巷里活跃了起来。据现在在华西坝最火的一位蛋烘糕摊位摊主贺嬢嬢(阿姨)的介绍,90年代,在华西坝的小巷巷里就又出现了卖蛋烘糕的摊位,那个时候在巷子口,有个女老板做得特别好吃,每天下午放学下班后,都有很多人慕名而来。华西坝的蛋烘糕又重新红火了起来。

 

  2003年,贺嬢嬢搬到华西坝来卖蛋烘糕,她和她的女儿分守在华西坝西门对面巷子的两个门口,只要不是有特殊情况,她们都会在下午三点准时到巷子门口,一边做着蛋烘糕,一边等着巷子里的小学和幼儿园放学。到如今,贺嬢嬢的蛋烘糕卖了12年,味道从最初的五种卖到了现在的十几种,价格从最初的5毛一个卖到了现在的2块5一个。

 

  虽然辛苦,但贺嬢嬢很满足。因为她不仅靠卖蛋烘糕撑起了一个家,并且华西坝周边的师生和街坊邻居都很喜欢吃她的蛋烘糕,很多人从小吃到大,再带着孩子从小吃到大,让蛋烘糕成为了一代又一代华西人回忆中最香最浓的味道。

 

  “我在这儿做了十二年的蛋烘糕,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十年前的一对小情侣。他们那个时候在对面华西读书,每隔几天,就会一起到我这里来吃蛋烘糕。但是,男娃娃的妈妈是华西的老教授,发现了她儿子和女朋友常来吃蛋烘糕,觉得是路边摊不卫生,便不准他们来吃。而且教授每天从华西下班,出了对面的校门,还要特地往我这儿瞅瞅,看看他儿子是不是又过来吃。可是,那个男娃娃的女朋友就是想吃我做的蛋烘糕啊,不管那男娃娃的妈妈要不要管他们,硬是要来我这儿吃,所以那男娃娃也莫得办法,只好让那个女娃娃躲在我这儿摊摊边的矮墙后缩着头吃,然后自己在巷子口站岗,要是他妈妈出校门了,就马上带起那个女娃娃朝巷子里面跑。哈哈哈,而现在,十年过去了,他妈妈都会在下班后带起孙孙来我这儿吃蛋烘糕呢!所以,你们就放心吃,连医学教授都吃呢!”

 

  贺嬢嬢漫不经心地说着昨日的故事,而这些故事,今天还在继续着,或许明天还会重现,只要华西坝的蛋烘糕还在炉上滋滋地、慢慢地、暖暖地烤着、烘着、煎着……

 

  在105年的华西坝光阴里,匆匆走过了许许多多的人。他们中,有影响中国医学进程的伟大医学家和科学家,也有生于斯,长于斯的街坊邻里。但从蛋烘糕的角度来看,伟大的医学家也是普通人,因为他们和大家一样,也在蛋烘糕铺前度过青春;平凡的居民也是伟大的,因为他们靠着小小的蛋烘糕撑起了一个家,也撑起了几代华西人的一片情怀。

 

  不管是谁,只要在这里生活过,就终不能忘,在银杏飘落、亲吻枯荷,夕阳西下、斜晖古塔的背景里,那空气中弥漫的清甜香味,一阵又一阵,芳香了一段又一段的华西时光。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川大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 传真:028-85407983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7/03/03 10:3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