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在线       专题新闻       热点专栏       菁菁校园       川大人物      长镜聚焦      锦水抒怀      百年史苑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文化展馆       媒体川大       高教视点       公告发布      学术看板      川大校报      川大视频      追求网
    
 
四川大学认真贯彻落实2017年教育...
【聚焦基层】四川大学13个领域19...
校领导分赴各校区检查新学期教学秩序
四川大学召开思想政治工作会议
四川大学召开系列会议研究部署新学期...
四川大学3个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圆满通...
四川大学与捷克布拉格新丝绸之路研究...
川大师生及各界人士泪别道教学泰斗—...
中国道教学研究重要开拓者、川大杰出...
保加利亚代表团访问四川大学
四川大学与甘洛县举行对口帮扶工作座...



学习贯彻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
中央财政科技政策及解读
四川大学双创基地建设专栏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专栏
 


郑庆康:始于毫末,点...
高校教师这一行业,总是带着匠人精神,科研成绩现于点点滴滴的尝试与积累,教书育人也从来需要长期的浇铸与指引。
陆彬:吾生仅两愿,唯...
10月7日凌晨,83岁的四川大学华西医药学院陆彬教授安然离世。让人动容的是,在弥留之际,她依然牵挂着药剂学人才的培养。
百年史苑
文翁石室化巴蜀 锦江尊经烁古今
时间: 2015-11-16 09:21  阅读 次    来源: 校报666 四川大学档案馆(校史办公室)编写 党跃武执笔   编辑: 廖芹


 

  惓惓不忘尊经书院

 

  张之洞对作为四川大学历史源头之一的尊经书院寄望甚高。他说,虽然尊经书院并未能把“通省佳士”都“搜拔”进去,但至少“就目力所及者言之,大率心志者尽在书院”。当年任满卸职时,张之洞连朝廷按例给付的两万两参费银都没有领取,而是再次捐给那些贫寒学子,以供他们在四川读书或进京赶考。虽然他在1876年就调离了四川,却对尊经书院的历史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1909年张之洞逝世后,四川总督赵尔巽转呈四川在籍翰林伍肇龄的奏折,对其振兴蜀学的功绩作了实事求是的评价:“教泽所及,全川化之。迄今学校大兴,人才蔚起,文化之程,翘然为西南各省最。盖非该大学士陶熔诱掖之力,断不及此。”在调任回京的路上,张之洞给继任四川学政谭宗浚写信说:“身虽去蜀,独一尊经书院,惓惓不忘。”后来,两人有幸在西安见面,他对谭宗浚说:“蜀才甚盛,当以尊经五少年为最。”谭宗浚就任后,立刻对尊经书院学生进行了全面的考核,在“尊经五少年”之外,又发现了十一位青年才俊。于是,他仿八仙九友写成了《十六少年歌》,以资励进。这首诗歌盛传一时,还被选入《道咸同光四朝诗史》,从而成为蜀学中的一段佳话。

 

  王闿运来川

 

  张之洞离开四川后,四川总督丁宝桢邀请王闿运来川主讲尊经书院。湖南湘潭人王闿运,又称为湘绮先生,是著名的文学家和经学家。早在1875年,尊经书院的第一任山长薛焕就准备聘请他担任书院主讲,因故未能成行。1879年,在四川总督丁宝桢的力邀下,王闿运担任尊经书院山长,长达八年之久。王闿运为尊经书院留下了两幅极其有名的楹联。其中,一幅“石室重开”联是他的集句联:“考四海而为儁,纬群龙之所经”。前句出自晋代文学家左思的《蜀都赋》,后句出自汉代史学家班固的《幽通赋》。尽管只有短短的十二个字,却气势磅礴,豁达睿智,包涵着汇四海于一家的博大气象。这幅楹联一直镌刻在尊经书院的大门。后来的四川省城高等学堂本来打算另外选择一副楹联,但是选来选去也没有比这合适的。于是,王闿运集句、郭嵩焘书丹的墨宝得以长期保存在大门口。他还有一副楹联称之为“洙泗岷峨”联:“尊德乐义见于世,经天纬地谓之文。”这幅楹联虽然没有前面一副那么有名,却集中反映了他传教化于巴蜀而注重学生全面发展的教育理念。

 

  虽然王闿运所长主要在词章方面,他的经学造诣相对有限,但是却对尊经书院乃至整个近代蜀学产生了重要影响。他以经、史、词章等教育学生,规定学生每日读书必记下心得体会。为了提高学生的理解能力,他提倡“以抄助读”的方法,让学生抄书,但规定不得抄袭陈文,不得吸食洋烟。由于要求严格,尊经书院“日有记,月有课,暇则习礼,若乡饮投壶之类,三年士风丕变”。就经学流派而言,王氏本人属于今文学家。在他的推动下,今文经学在四川盛极一时,产生了许多大学者。重国学的传统长期成为四川大学学科建设的亮点。为了鼓励学生学习,王闿运把学生们在经、史、词章方面的优秀论文,刊为《蜀秀集》。后来,又有续集刻版印。今天,这些文集仍然收藏在四川大学图书馆中。它们不仅留下了当年书院师生的教学成果,也留下了继承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珍贵文献。1885年,王闿运在留下《四川尊经书院举贡题名碑序》后,从望江楼外玉女津匆匆登船结束了六年的杏坛春秋。所谓“不志科举而得科举者,斯足尚也”。虽然不注重应试却能科考无敌,当年的尊经书院培养了多少名震全川的“学霸”。

 

  四川睁眼看世界第一人

  新学在四川的兴起也激烈地冲击着尊经书院。1898年,翰林院翰林宋育仁接任书院山长。宋育仁本是尊经书院学生,是著名的维新派人士。在尊经书院学生中,王闿运最为欣赏的就是宋育仁和杨锐,称两人为尊经书院的“宋玉”和“杨雄”。宋育仁1894年任英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四国公使参赞,考察西方社会、经济、政治制度,积极策划维新大计。中日甲午战争时,他曾经秘密约见美国退役海军少将夹甫士和英国康敌克特银行经理格林,由康敌克特银行借款购买兵船快舰10艘,招募水兵1旅,由原北洋水师提督琅威里率领,从菲律宾北上,直攻日本长崎。因北洋水师迅速失败败,这一计划未能得以实施。1896年,他曾受四川总督鹿传霖委任管理商务局,误以为煤油是从煤炭中榨出来的。宋育仁在重庆开设煤油公司局,弄了几万两股金,准备用煤炭来炼制煤油。这一件事被《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大加讽刺。其实,今天看来,煤制油技术特别是直接液化技术已经在试验阶段,我国在直接液化方面的试验研究开始于20世纪50年代。目前,神华集团公司已经开发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煤炭直接液化工艺。在煤炭间接液化方面,中科院山西煤化所、山东兖矿集团等均在积极研发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煤炭间接液化技术。这是否在冥冥之中,说明宋育仁还有那么一点远见呢?

 

  1897年,他创办了四川近代最早的报纸《渝报》,也是中国资产阶级最早创办的白话报纸之一,树起了四川维新宣传的旗帜,兴起了四川近代史上第一次思想解放的潮流。因著有《时务论》、《采风记》等著作,他被誉为四川历史上“睁眼看世界”第一人。由他来执掌尊经书院,主事者自然有其深意。宋育仁接掌尊经书院后,在书院组织了维新团体“蜀学会”,发行《蜀学报》,以著名学者吴之英为主笔和廖平为总纂,对戊戌变法在四川的推行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蜀学会”的宗旨是“发扬圣道,讲求实学”,“以通经致用为主,以扶圣教而济时艰”,带有浓厚的“中体西用”色彩,与尊经书院的宗旨一脉相承,也是尊经书院影响近代四川社会的一个重要表现。以蜀学会名义出版的《蜀学报》“为开蜀中风气而设”,“意在昌明蜀学,开通邻省”,报馆也设在尊经书院内。

 

  巴蜀才俊的摇篮

  在短短二十几年的办学生涯中,尊经书院汇集巴蜀才俊,除了培养张森楷、颜楷、邵从恩、顾印愚、林思进、方鹤斋、徐炯等一批著名学者外,还涌现了许多对近代四川乃至全国都产生了重要影响的人才。例如,为推翻清朝、建立民国舍身炸死宗社党党首的良弼、迫使清帝退位的民国大将军彭家珍,保路运动领袖人物蒲殿俊、罗纶,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吴玉章,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张澜,“只手打倒孔家店的老英雄”吴虞等。彭家珍,四川金堂人,辛亥革命烈士。1898-1902年,他就读于四川大学的前身之一的尊经书院,1903年考入成都陆军武备学堂。1906年,他被派赴日本考察军事并购军火,回国后任四川新军第六十一标一营左队排长、队官等职,暗中掩护革命党人活动。1909年,他入云南任新军第十九镇随营学堂管带兼教练官。1910年他入东三省,任奉天学兵营队官兼教习。1911年,他任天津兵站司令部副官,用军火、资金接济南方革命党。遭缉捕后,他化名在京、津等地联络起义。京津同盟会成立后,他被推为军事部长。为扫清革命障碍,1912年1月25日,他舍身炸死清廷重臣宗社党首领良弼,因弹片伤头牺牲。向楚曾经称赞他是“壮烈真堪泣鬼神,要离聂政是前身”。中华民国成立后,他被孙中山追增为“大将军”。

 

   蒲殿俊,四川广安人,清光绪进士,清朝末年立宪派重要人物。他年少入四川大学前身之一的尊经书院学习,留学日本法政大学。1909年回国后,他任四川谘议局议长,利用《蜀报》等舆论工具,针砭弊政,提倡改良。1911年夏,他任四川保路同志会会长,掀起了震惊全国的四川保路运动。武昌起义后,他在成都成立大汉四川军政府并自任都督。“五四”运动时期,他担任北京《晨报》主编,为“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作出了重要贡献,鲁迅的名作《阿Q正传》最早就是在《晨报》上连载发表的。

 

  张森楷用毕生精力研究整理二十四史,留下了包括三大史学巨著《通史人表》《二十四史校勘记》《史记新校注》在内的著作共1284卷。他自幼聪颖好学,12岁到重庆府应童子试时,购得《史记菁华录》、《日知录》残本,从此走上研究历史的道路。1876年,张森楷被录取为州学生,并被张之洞赠以《輏轩语》《书目答问》二书,后进入锦江书院。1877年,张森楷经两场考试,成绩均为优等,被录取为重庆府生员,不久调入尊经书院。入尊经书院后,某次由乡入省,有乡人携带土产,冒充张森楷的官学行李进入成都东门,被税吏查阻。张森楷因此与税吏产生争执。尊经书院山长王闿运正力戒诸生勿言利、勿干法纪,立即开除了张森楷的学籍。这时,伍肇龄还在锦江书院任事,非常欣赏他的学问,于是邀请他再入锦江书院并担任襄校。张森楷一直景仰顾炎武治学立业并重的行为,在家乡等地开办了蚕桑公社,力图开通风气而富国利民。数年后,张森楷在实业方面颇有建树,但他嗜学日深,中年以后就放弃了实业,以研究史学、著书立说为己任。他每天均伏案达18小时,从未中断。1928年8月8日,张森楷手握《史记新校注》定稿病逝在床上,以身殉学。

 

  风同齐鲁

  1894年,光绪皇帝分别为锦江书院和尊经书院御赐匾额“大雅修明”和“风同齐鲁”。其时,作为尊经书院的首倡者之一的伍肇龄身兼两院山长,自然对两个书院是不偏不倚。尊经书院学生曾国才在《御赐匾额尊经书院纪恩诗二十韵》中,几乎是用诚惶诚恐的笔调记录了当时的情景:“讲院尊经辟,于今二十年。东西排学舍,甲乙富陈编。旌节皇华使,衣冠弟子员。选才崇汉制,给俸仿唐贤。敢谓同齐鲁,惟期习诵弦。庇寒千万厦,颁惠九重天。龙轴黄金榜,鸾书翰墨缘。云霞翻四字,日月照全川。玉玺端中押,香炉拜下然。宠荣邀孝秀,砥砺勗丹铅。盛典稽前史,瑶草重列仙。考亭文久宝,岳麓笔犹传。何幸儒风鬯,高瞻圣藻悬。岱宗分秀气,洙泗挹灵渊。字水三巴比,星精七曲穿。碧鸡重振响,白凤再联翩。矧以恩纶贲,攸兹石室连。锦江堂洞启,芝殿诏齐宣。章草双钩峙,桐花五色鲜。神京依斗望,多士荫奎躔。”十多年后,锦江书院“大雅修明”匾额已经不知所终,而尊经书院“风同齐鲁”匾额仍然高悬于四川省城高等学堂。在《临江仙·过尊经书院》词中,伍肇龄写道:“忆创鸿规民力借,巍巍建阁储经。心期江汉有英灵。博文能约礼,邹鲁绍仪型。”这可以说是对中西文化的激烈碰撞中,尊经书院勉力支撑的极好的总结。(未完待续)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川大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 传真:028-85407983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7/03/03 10:3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