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闻网
 川大在线 | 专题新闻 | 热点专栏 | 箐箐校园 | 川大人物 | 长镜聚焦 | 锦水抒怀 | 百年史苑 |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 文化展馆 | 媒体川大 | 高教视点 | 公告发布 | 学术看板 | 川大视频 | 川大校报 | 追求网 
#
川大在线 更多>>
· 学校召开新学期本科教学工作会
· 华西坝上的医生们不仅医术好,而且很有...
· 中国与俄罗斯:“文明的对话”双边座谈...
· 程京院士作客2018首场“华西院士论坛”
· 法学院成功举办“中美贸易摩擦现状、展...
· 经济学院举办主题论坛邀请多位杰出校友...
· 喜获17项省一等奖 川大教育教学改革创新...
· 中国建设银行四川省分行行长杨丰来一行...
· 攀枝花市长王波一行访问我校
· 学校看望慰问凉山州昭觉县川大研究生支教团
· 全国口腔疾病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2017年...
热点专题 更多>>
·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 四川大学第八次党代会
· 核心价值观在川大
· 马克思主义理论专题
​  座无虚席的教室里,学生们一个个埋着头,紧盯着手机屏幕[详细]
3月29日,我校生物系1998级校友、好未来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详细]
锦水抒怀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锦水抒怀>>正文

曾老师

时间:2017年03月10日 11:33  来源:赵阳(作者系四川大学中文系1999级校友)    作者:  点击:[]

十年了,已经整整十年没有见到您了。曾老师,您还好吗?这十年,我从深圳到香港,从罗湖桥的这边终究走到了对岸,也终于能够在维港的夜色中,写一些真诚的文字。而这十年里,时常看到您的著作和文字,也便知道您退而不休,为着“散文的良心”讲述着、呼喊着、奔走着,一如您年轻时的样子——其实,我并没有见过您年轻时的样子,但我知道,您那一颗年轻的心,从没有因为年龄而改变过。那颗心,饱含着执着和坚守,闪耀着真诚的光芒,凝聚真爱的温度,我想,这就是一个人对生命、对生活、对自己的初心吧。曾老师,我特别想认真地告诉您,在这样的年代里,有如此初心的人,真的不多了。——如果说大学毕业、工作了15年,做了记者、编辑、企业职员等诸多职业之后,对社会的种种逐渐有了一些体悟的话,刚才的那一句,的的确确是发自肺腑的由衷之言。

您做了一辈子的老师,或许您并没有意识到除了传授知识,您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我就是其中一个。我永远都会记得大三的那个暑假。那天中午,我在东区四教后面的路上正走着,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听出是您了,因为这个声音曾经教了我整整一个学期的课。转过身去,看到您从自行车上下来,急走了几步,来到我身边,第一句话就问我毕业后有什么打算。我说还没有想好——既想继续读研究生,又觉得生活的压力有点大,毕竟父母早逝、一个人求学并不容易。您说您很理解我,但让我一定要认真地想一下读书的事情,“我想招真正喜欢散文、能写散文的人做我的学生”。我一下子愣住了,心里想:您怎么知道?您没多说什么,只问了一句“《光明日报》的那些文章是你写的吧?”我实在是太惊讶了:那几乎是大半年前我在《光明日报》陆陆续续发表了几篇散文和通讯,我自己都快忘记了。您说“写得不错呢。”然后你就走了。那天晚上,我兴奋得睡不着:“真正喜欢散文”,这几个字,说到我的心里去了。我从12岁发表第一篇散文,就一直对散文痴心不移,喜欢读,也喜欢写。但真正让我兴奋的是,这个心底里的“秘密”竟然被您有心地发现了。那种“知”的力量,给了我莫大的勇气!

然而,到了大四,我还是选择了先就业。我把这个决定告诉您的时候,您的眼神里明显有些失望。但之后马上就问我,工作找得如何了。当得知我有意去广东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时,您立即问我要了一份简历。后来,我才知道,您亲自给珠海的一个老朋友写了推荐信,专程托人带去,还几番通电话推荐我。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我没有去成珠海工作,但您拿出了自己珍藏了多年的好酒,又托人带给了老朋友。我记得您说“不管怎样,都给人添了麻烦,要好好的谢人家。”——我当时就想,倘若父亲在世,也一定会如您这样做。那一刻,我在您的身上,看到的是父亲的影子,感受到的是父爱的温暖,得到的是一个父亲教会儿子一生受用的做人处世的道理。这份爱,是我莫大的幸运。

2006年的冬天,您到广州出差。那时,我已经从上海到深圳工作。下午接到您的电话,下班后就急匆匆地赶往广州。那一晚,我们聊了很久,聊散文创作,聊您即便出版的新书,当然,您更关心我的生活。您和我说,要是决定不继续读书了,就赶紧找个媳妇儿,成个家,互相照顾着,也就让人放心了。——其实,这不是您第一次和我说起这个事情,之前的那个春节,我打电话到家里,师母和我聊了好久。师母告诉我,您在家里时不时地就会提起我,一直惦记着我的婚姻大事。那晚,您送我下楼,陪我走了很远。文德路上树影婆娑,路灯黄色的光晕,柔和得像极了您慈爱深沉的目光,那么绵,那么长……

离开学校的这些年,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我在不同的城市辗转,不论到了哪里,我都不敢忘记您说的“爱散文,就要好好写作,好好生活”。毕业时您指导我写的论文,后来发表在学报上,因为这篇论文,我还有幸得到了去《南方周末》工作的机会。这些年,我也发表了一些散文,尽管最终没能成为专业作家,但在新民晚报和香港的报刊上,也陆续开了一些专栏。散文的写作,成为我生活中重要的组成,亦成为我在勇敢面对生活的挫折和困顿、豁达地分享生活的进步和喜悦的重要方式。因为您和我说过,“心诚则灵。热爱散文的人,一定是真诚的人,真诚的对自己,对他人,对生活。”

2015年夏天,我移居香港。此时此刻,当我在维港的夜色中写下这些文字,仿佛您就坐在我的面前,那么慈爱的看着我,眼角里满是一个父亲的笑和爱。您那额头上的皱纹又深了吧,您的身体还好吗,您……让我唱一首歌给您,好吗?

如果你是一棵参天大树

我就是一粒种子

你宽大的树荫把我守护

我每天眺望你的高度

等到有一天我慢慢长大

也许你的枝干早已干枯

无论我的繁华蔓延何处

不会忘记脚下那片泥土

我知道你的辛苦、明白你的付出

却忘了如何跟你相处

我们都不善表露可心里全都清楚

这就是心心相惜的定数

曾老师,我爱您。

关闭

网站首页 | 川大在线 | 专题新闻 | 热点专栏 | 箐箐校园 | 川大人物 | 长镜聚焦 | 锦水抒怀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scunews@163.com 传真:028-85407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