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闻网
 川大在线 | 专题新闻 | 热点专栏 | 菁菁校园 | 川大人物 | 长镜聚焦 | 锦水抒怀 | 百年史苑 |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 文化展馆 | 媒体川大 | 高教视点 | 公告发布 | 学术看板 | 川大视频 | 川大校报 | 追求网 
#
川大在线 更多>>
· 我校师生踊跃观看教育部高教司吴岩司长...
· 我校与复旦大学等四校联合举办“穿越历...
· 四川大学图书馆修复作品荣获全国古籍修...
· 我校李怡教授、常青教授分获教育部哲学...
· 我校生物国重室刘玉-陈崇团队在Cancer D...
· 四川大学出版社荣列“2020中国图书海外...
· 四川大学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1周年...
· 学校隆重举行“学习革命先辈崇高精神 培...
· 我校艺术学院师生创作的江姐话剧——《...
· 【央视首播】《寻找江姐-求学川大》党史...
· 我校隆重举行建校124周年•华西医学110...
热点专题 更多>>
·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 四川大学第八次党代会
· 核心价值观在川大
· 马克思主义理论专题
“人生是一场幸福的相遇,我不是在最好的时光遇到学生,而是[详细]
他是深受同学们爱戴的好老师,是为民族学及藏学研究培养了大[详细]
锦水抒怀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锦水抒怀>>正文

这个年纪我尝到了失去

时间:2015-01-12  来源:四川大学报649期 杨凤娟    作者: 
 

  我想我奶奶了,在从分析室回宿舍的路上,我的眼泪就一直没停止过。我真想此刻可以蹲在角落里好好地哭。


  生命中有些东西的失去对你的影响是特别诡异的。在失去的那一刻,你似乎被打懵了,不知道失去是什么滋味,又是怎样不可承受……然而慢慢地,在此后的岁月里,它就像一块盘亘在你心头的“毒瘤”,隔三差五就开始疯长,让你痛得满地打滚。


  在失去奶奶之前,我不知道失去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亲人是什么样的滋味。虽然也见过或听过周围人的死去,但那就像是写在小说里,放在电视上的一样,与我没有多大关系。小时候不懂事的时候真的是什么都羡慕,甚至是看着别的小朋友失去爷爷奶奶也很羡慕,羡慕他们可以撕心裂肺地去哭别自己的亲人。于是,那会儿我总在爷爷奶奶面前表演,表演前还会笑嘻嘻地对他们说:“爷爷奶奶,你们看着,你们要是死了,我就是这样哭的。”紧接着就是各种模仿版的鬼哭狼嚎,爷爷奶奶看着我的表演,都被逗地哈哈大笑。那时候我觉着,死亡似乎是一件挺欢乐的事情。


  在以往的错觉里,我总认为爷爷奶奶的寿命很长,长得让我不会在青少年时期去体味到失去他们的滋味。上大学后,长大了,才觉得岁月不饶人,爷爷奶奶随时都可能离我而去。


  那会儿,每次寒暑假最欢乐的事就是回家见到我阔别半年的家人。爷爷奶奶很爱我,我每次一回家,他们像见到了传家宝一样,一边凑近我上下打量,一边乐呵呵地问东问西。人老了,眼睛、耳朵也不灵敏了,有时候半年不见,打量好久才认出是我回来了,一句“我娃回来了”包含了太多的意外和不可掩饰的喜悦。这时你去看她的手,总是那么紧紧地、牢牢地抓着你的衣服,似乎生怕这刚才的喜悦是一场梦,一睁眼,你就又不见了。和奶奶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快乐的,她虽年事已高,但每次回家,却总是用尽心思去做些我爱吃的。我去厨房给她帮忙,她还是像初高中时那样对我说:“你别管了,学习去吧。”每个晚饭后,她会大声地叫着我的乳名,让我过去和她聊天。她会从他们那辈人的艰辛,聊到我小时候的淘气,再到现在家里的各种琐事,聊着聊着,你会突然发现她不说话了,就那么出神地盯着你,你喊一声“奶奶”,她总会回应一句“我娃都长这么大了”。她还会时不时地下炕去,打开她柜里珍藏已久的“宝贝”,颤颤微微地拿到我面前说:“你吃这个,你大姑拿的,我舍不得吃,都给你留着,天天等着你回来呢,还有这个,你姐拿的……”看着奶奶拄着拐杖不灵便地站在炕边,说让我吃这个尝那个,我就感到家的无比温馨,同时也会特别心疼奶奶。每到这个时候,眼泪都会不争气地打湿眼眶。


  人老了很多时候就像个小孩子。和奶奶聊天有时要哄着她,依着她,安慰着她。她时常会给我讲爷爷在家怎么怎么懒了,此时,我总会象征性地数落爷爷几句,轻轻拍打他几下,然后“威胁”他说:“我下次回来要是还听见你惹奶奶生气了,小心我替奶奶收拾你。”这时,奶奶总会在一旁开心地笑,那笑里藏了太多的幸福和几分羞涩。帮奶奶洗脚,她总会像个小孩一样躲来躲去,觉得痒。在阳光下给她剪指甲,她也会常常讲起过去的事情。当时,阳光暖暖地照着,我以为我就能这样和奶奶在一起亲密一辈子,依偎一辈子!


  最难过的时候就是我要离家返校。奶奶总会拄着拐杖送我到村口的搭车点。奶奶去世前,我在外五载,离家九次,每次她都坚持送我到她所能送到的尽头。我心疼她腿脚不灵便,但她每次都执意要送。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送别是大二暑假的返校,当时天正下着雨,于是我就想悄悄地走了,不让奶奶送。谁知她发现了,于是紧赶慢赶地去追我,加上当时下雨路滑,就重重地摔倒在了院子里。我听到声音后,回过头发现奶奶趴在了地上,那一刻,我觉得奶奶看上去是那么可怜、孤独和无助。我跑上去,抱着奶奶拉她起来,才发现她的手上全是血,我哭着抱怨她说:“让你别送,你偏要送,现在摔成这样了,我还怎么放心走啊。”奶奶却喃喃到:“我娃要走了,走了我又半年见不上了,我怎么能不送哩。”那一刻,我真的不想走,想永远陪在奶奶身边,就像现在,紧紧地抱着她,抱着她一辈子……


  其实每次与爷爷奶奶半年一隔的相聚,我都会觉得心酸和害怕,因为每半年一见就觉得他们是一次没有一次的精神。我意识到,终有一天我将会失去她,永远永远地失去……终于,我还是没有逃脱这个噩梦。


  那天晚上,从图书馆回来,妈妈打电话小心谨慎地告诉我奶奶生病离开了,我不能自已地嚎哭。很疼很爱我的奶奶走了,她再也不回来了,我再也没有奶奶了……


  赶着火车回家后,家里什么都在,就是没有奶奶了。老花镜、针线盒、拐杖、鞋子和衣服……都在。在家的日子看着所有奶奶用过的物品,都会产生“她还在,没有走”的错觉,恍惚间就仿佛看见她像往常一样站在房间门口,呼喊着我的乳名。奶奶的音容笑貌,一言一行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一一闪过,想到以后这些就只能出现在记忆里了,我的眼泪就簌簌地往下掉。


  半年过去了,我以为我已经适应了没有奶奶的日子,但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暑假回家,我冲进奶奶的房间,像她过去打量我一般地去打量房间的角角落落。妈妈一句“你是不是在找你奶奶”把我强掩的泪水全勾了出来。这个房间满是奶奶生活过的痕迹,而如今,任凭你再怎么想念她,她也仍旧还是那么“狠心”,不给你一丝线索,一点希望。


  我以为遗忘很容易,但失去我亲爱的奶奶仍是我不能去触碰的痛。在这个二十几岁的年纪,我第一次尝到了失去所爱之人的滋味,我盼望着自己尽快成长,成为奶奶生前希望的那样,做一个幸福生活的人。

 

 

 

关闭

网站首页 | 川大在线 | 专题新闻 | 热点专栏 | 箐箐校园 | 川大人物 | 长镜聚焦 | 锦水抒怀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news@scu.edu.cn;scunews@163.com 传真:028-85407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