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闻网
 川大在线 | 专题新闻 | 热点专栏 | 箐箐校园 | 川大人物 | 长镜聚焦 | 锦水抒怀 | 百年史苑 |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 文化展馆 | 媒体川大 | 高教视点 | 公告发布 | 学术看板 | 川大视频 | 川大校报 | 追求网 
#
川大在线 更多>>
· 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一行访问四川大学
· 西班牙驻华大使Alberto Carnero Fernánd...
· 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
· 【央视新闻】汶川地震十周年之际央视关...
· 【人民日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筹建的应...
· 41位院士出席在川大召开的“中国工程科...
· 四川大学5.12国际护士节庆典暨一流护理...
· 【特稿】愿我的守护抚平你的伤痛——记...
· 四川大学免疫学学科领域首次进入ESI全球...
· 中国(四川)——“一带一路”防灾减灾...
· 四川大学与阿坝州签订校地合作框架协议
热点专题 更多>>
·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 四川大学第八次党代会
· 核心价值观在川大
· 马克思主义理论专题
​  座无虚席的教室里,学生们一个个埋着头,紧盯着手机屏幕[详细]
​  4月4日,由中央电视台举办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总决[详细]
川大在线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川大在线>>正文

【特稿】缅怀逝者 铭刻精神:一次承载国家使命的艺术创作 ——川大艺术学院段禹农教授回忆“5.12”特大地震国家纪念碑《汶川时刻》建设始末

时间:2018-05-10  来源:新闻中心:龙莉 赵晴   作者: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省汶川县突发8.0级地震,成为唐山大地震后伤亡最严重的地震。2009年5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一周年纪念活动在倒塌的映秀镇漩口中学教学楼废墟前举行,“5.12”汶川特大地震国家纪念碑《汶川时刻》及汶川特大地震浮雕记事墙第一次完整地呈现在全世界的面前。巨大的汉白玉表盘,时间断裂在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其西侧矗立的汶川特大地震记事墙上,铭文清晰记述了那场地震所造成的巨大损失和中国人民团结一致抗震救灾的英雄壮举。                                                   

2009年春天,作为专家组的主要成员,四川大学艺术学院的段禹农教授负责了这组雕塑的创意、设计、制作及现场工程指挥任务。如今九年时间过去,在纪念“5.12”汶川特大地震十周年之际,对于当时雕塑制作的全过程,段禹农记忆犹新。

接到任务:“事情紧急又重大,有没有决心这两个月把它做好?”

2009年3月初的一个下午,正在给学生上写生课的段禹农接到一通电话后就短暂地从学校“消失”,成为一个在同事眼中“失联”的神秘人。

“那天正在写生,西南民大一个老师给我打电话,说教育厅找我到省委开会,要讨论一个国家重大项目,课也不能上了必须马上走,我只能先跟学生打个招呼就走了。”段禹农开始了他的回忆。到了省委,会议室里严肃的气氛让他愈发紧张和好奇。“会上只说是国家重大抗震救灾项目,要为灾区创作一组雕塑,很紧急,必须在5月12日地震一周年的时候落成,用以纪念逝去的生灵,铭记中华民族众志成城抗震救灾的精神。作为专家组成员,我们首先要确定自己有没有决心在两个月内完成这个任务,否则及时退出。我想这是一件极具意义的工作,无论有再大的困难都要克服,一定要参与到雕塑的创作中,并以最高标准、完美地完成国家交付的使命。”就在当天,由四川大学、西南民族大学以及来自北京的专家们组成的五人专家组正式成立,开始负责整体的设计和制作。

由于严格的保密规定,段禹农不能对家人讲要去哪里?要做什么?学校对此也一无所知。出于对段禹农的信任,学校同意了他的请假申请。就这样,段禹农在以后的近三个月时间里“消失”在了学生和同事们的视线里。

着手设计:“二十多天没回家,睡觉都是在车里”

项目组确定下来,时间仿佛也一下子紧张起来。要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完成这样重大而艰巨的任务,每个人的压力可想而知,自从投入到项目中后,段禹农就没有回过家。“连续二十多天都在画设计稿,每天晚上要提交文字报告和设计图。工程都是连夜倒班地做,没时间休息,只能临时在车里眯一下,之后又要继续改图。”

据段禹农讲,作为纪念象征,《汶川时刻》纪念碑及浮雕以公共艺术的理念形式布局,通过利用震中特殊地位和特别有影响力的地震遗址,在地震灾难现场演绎表达对灾难中逝去生命的恒久缅怀,致力铭记中华民族众志成城抗震救灾的精神,和奋力夺取灾后重建胜利的庄严宣示。作为一件有灵魂的艺术作品,它倾注了创作者对于生命与废墟美学的思考,希望由此可以启发世人,引起情感上的共鸣。段禹农表示,“汶川时刻”最基础、最根本、最重要的目的是启示生者对逝者的缅怀与尊重,激发人们对于生命的敬畏。

专家组对设计稿反复不断的讨论和修改成就了这组艺术作品的永恒价值。正如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张天洋同学的感受一样,当她在某一天踏上那片曾经伤痕累累的土地,看着那轮破碎的汉白玉表盘时,仿佛如同看见了当年破碎的汶川。“天地之间人类何其渺小。”她感叹,“看见曾经的学校变成废墟,完整与残破一同呈现在面前,那种景象深深地震撼了我。灾难带给人的生理和心理上的废墟感,恒久而难以弥补。《汶川时刻》纪念碑的树立,不仅让我们能更好地缅怀逝者,也更警醒着我们珍爱生命,珍惜当下。”

赴汶川制作:“困难是多方位的,但我们必须克服,并完美完成任务。”

成都这边的设计和准备工作完成,就要到汶川正式开始制作了。那天,载着二十多人的小型车队冒着大雨奔赴汶川,由于当时道路清理尚未完成,只能让警车在前面开道,整个道路施工队停下让车队通过。即使这样谨慎,车队也曾因路上尚未清理的钢筋经历了一次爆胎。第一天到达汶川时,已是深夜,下着雨,每个人都疲惫不堪,镇长强撑着等待第一批小队的到来。因为当时整个映秀镇仍处于灾后清理状态,工程队没有住的地方,便只能借宿在当地群众暂住的板房里,与大家同吃睡。到达第二天,工作组立即开展了对现场情况的勘查。漩口中学仍保持着地震后的模样,凌乱的瓦砾、荒芜的野草、残断的建筑,加上几日来持续的雨和空气中氤氲不散的腐化的气息,整个现场的脏臭程度让人难以忍受。工作人员不得不先戴上防护罩用化学药剂进行整体消毒,工人们戴上口罩进行清理。

在汶川,如何在依然处于灾后重建初期的、混乱的现场更好地完成制作任务是专家及工程队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组织人手搬运材料,指挥施工队严格按照图纸施工,随时检查施工进度和工程中的每个细节以确保每个地方都准确无误,尤其是汉白玉雕塑的雕刻一定要小心、细心,不能有一点错误……这一切,都对工程的要求到了苛刻的程度。时间紧任务重,要完成这样的工程,对每个人的身心承受能力都是一种挑战。据段禹农讲,工作人员虽然安排了临时住所,但其实每个人几乎都是只在吃饭的时候回去休息一会儿,之后就要继续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许多日夜倒班的工人就直接睡在地上,叫都叫不醒,只能晃醒。为了确保任务圆满完成,在场每个人都打起了百分之两百的精神,用超乎寻常的决心和毅力努力地工作。”

工程结束:“从来没有如此严肃地对待过一个艺术工程。”

“就我个人经历来看,我从来没见到过咱们中国人做事情严谨到那个程度。从艺术的角度来讲,我也从来没有如此严肃、庄重地对待过一个艺术工程。”回忆起九年前的往事,段禹农仍然忍不住感叹:“这是我经历过最艰苦的工程。我参加了很多工程,都是自己做主,没有那么严肃,只要表现艺术就可以了。但《汶川时刻》这个作品不行,它承载了太多的意义和使命,不可以天马行空,而是必须把艺术创作与国家使命有机融合在一起,要用艺术作品去表达哀思,展现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精神。”

为了更好地让世人及缅怀者了解雕塑的创作背景及寓意,段禹农还专门为映秀镇撰写了雕塑的创作说明,这份说明成为了今天雕塑解说词的一部分。

“大灾面前体现了人性的光辉。” 段禹农说,“当时没有人考虑自己的身份,没有人会想到要回报或者计较其中的辛苦。支持我们努力做到最好的不是个人的回报,而是心底深处的信念和精神。”

“何其不幸,我们要经历如此惨痛的灾难;何其有幸,我能参与到这样一个伟大的艺术工程中去。”采访的最后,段禹农用这样的话总结了这次特殊的创作经历。


十年过去,曾经满目疮痍的汶川已经重新恢复了它的生机与美丽,人们的生活回到了原来的轨道。倒塌的建筑可以被重新建起,崩溃的心灵只能依赖漫长的时间来治愈。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汶川时刻”破裂的表盘仿佛在沉默地提醒每个人不要忘记那山崩地裂的一刻,不要忘记那些在灾难中逝去的人们。它同时也警醒着生者和幸存者们,要带着对往昔的缅怀,勇敢前行,不负韶华。


关闭

网站首页 | 川大在线 | 专题新闻 | 热点专栏 | 箐箐校园 | 川大人物 | 长镜聚焦 | 锦水抒怀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scunews@163.com 传真:028-85407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