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闻网
 川大在线 | 专题新闻 | 热点专栏 | 箐箐校园 | 川大人物 | 长镜聚焦 | 锦水抒怀 | 百年史苑 | 百川讲坛 
 光影川大 | 文化展馆 | 媒体川大 | 高教视点 | 公告发布 | 学术看板 | 川大视频 | 川大校报 | 追求网 
#
川大在线 更多>>
· 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一行访问四川大学
· 西班牙驻华大使Alberto Carnero Fernánd...
· 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
· 【央视新闻】汶川地震十周年之际央视关...
· 【人民日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筹建的应...
· 41位院士出席在川大召开的“中国工程科...
· 四川大学5.12国际护士节庆典暨一流护理...
· 【特稿】愿我的守护抚平你的伤痛——记...
· 四川大学免疫学学科领域首次进入ESI全球...
· 中国(四川)——“一带一路”防灾减灾...
· 四川大学与阿坝州签订校地合作框架协议
热点专题 更多>>
·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 四川大学第八次党代会
· 核心价值观在川大
· 马克思主义理论专题
​  座无虚席的教室里,学生们一个个埋着头,紧盯着手机屏幕[详细]
​  4月4日,由中央电视台举办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总决[详细]
川大在线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川大在线>>正文

【特稿】愿我的守护抚平你的伤痛——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汶川地震心理危机干预医疗队

时间:2018-05-12  来源:王凡   作者: 

在“5·12”汶川特大地震十周年之际,记者走访了数年来一直战斗在震后救助一线的一支特殊医疗队——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汶川地震心理危机干预医疗队。医疗队向我们讲述了这些年他们坚持不懈用专业却平凡的爱心守护抚平灾害幸存者伤痛的故事。

“陪伴是最好的治疗”

“妈妈,谢谢你带我去动物园,我和爸爸过得很好,不用担心我们,请您也照顾好自己,我要走了......”刘梅(化名)在梦中和儿子拥抱、哭着告别,这次之后,她再也没有梦到儿子在废墟中喊着“妈妈救我......”的场面。

刘梅是“5·12”汶川特大地震重灾区青川县的一位中年女性,在地震中失去了丈夫和儿子,一度沉浸在亲人去世的悲痛中,经常从梦中惊醒。接受心理干预后,她在治疗师的陪同下,去了动物园。“这是我给儿子的承诺,你们帮我终于兑现了,梦里儿子告诉我动物园很好玩,感谢我带他去”。刘梅和治疗师聊着那晚的梦,说起地震那一天,她如何逃生,发了疯地寻找儿子和丈夫,在两具冰冷的尸体旁坐了好久好久,一再重复地说头疼、做梦、无食欲的症状和想自杀的念头。刘梅健谈起来,面带笑容,一边回忆他们三口之家曾经的幸福生活,一边计划着以后的日子。

最初,刘梅和大多数PTSD患者一样,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病情,抵触心理医生,在医疗队登门拜访七八次后,才和治疗师熟络起来,PTSD的症状慢慢好转。PTSD是灾后心理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灾难中幸存者易得的精神疾病,是个体在受到死亡威胁和严重受伤或遇到重大事故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在“5·12”大地震中,这种病例很常见,受灾者会表述自己头疼做梦,无食欲,警觉性增高等,往往不会意识到自己已患有PTSD,觉得医生的测试对他们来说是无休止的叨扰,抱着“防火、防盗、防心理治疗”的态度,抵触做心理卫生检查的医疗人员。

听到有患者康复,医疗队所有的人都深表欣慰。刘梅康复的喜讯,让医疗队的朱鸿儒难以忘记治疗成功的喜悦。朱鸿儒是华西医院心理卫生中心的医生,2009年加入‘卫生部灾后心理干预医疗总队’,至今仍在成都与青川之间往返,9年来,不知多少次踏上了同一趟列车。他接受记者采访前,正和同事商量着去青川的事情。“我们没有经历过如此剧痛,无法感同身受,因此,从未强迫她讲不愿意讲的事情,始终相信陪伴是最好的治疗,任何劝解都是苍白无力的说教。”朱鸿儒说他们就是这样,帮助一个又一个受灾者走出灾难阴影,迎接新生活。

为了表示谢意,灾民们经常带着超市买的饮料、核桃和自家做的过年才吃的腊肉硬塞给朱鸿儒和同事们。“那里的人太淳朴了,对我们特别热情,其实我们不需要,但真的会被他们的淳朴打动,这是他们表达感恩的方式。”这是朱鸿儒9年来最大的感触。“为了表达感谢,有受救助者邀请我们去她家吃饭,但我们并没有一同吃,因为家里只有三副碗筷,他们说我们吃完了他们才吃。”这位妇女在地震中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和三个孩子,泥石流又冲毁了刚建好的新房,也没了土地,万念俱灰。医疗队找到她时,她觉得自己有罪,不配活着。医疗师多次上门诊治,终于有了起色。庆幸的是她重新找到了生活中相互扶持的人、地震中失去妻子的村医生,二人结合组成了现在的家庭。邀请医疗团队吃饭的那天,夫妇二人一起忙碌着做饭,说着继续经营村卫生部的事情。

最大的收获:“将灾难时期的心理救助演变成当地常态下的精神卫生服务” 

 

“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党中央迅速启动应急方案,国内外救援团队一批批赶往灾区,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在震后第一时间经卫生部批准,成立了‘卫生部心理危机干预医疗总队’,在心理卫生专家邓红等带队下赴灾区开展救援工作。当时华西医院在短时间内通过网络、电话和一切可能的渠道联系到200多位心理咨询师,其中除了30多位心理卫生中心的咨询师外,绝大部分都是华西心理卫生中心历年培训的心理咨询师。医疗队同时也不断吸纳着前来救援的有医疗背景的志愿者,最多时达到400余人。国内外各类项目聚焦华西医院,投入大量专家、技术、设备和资金等医疗资源,为救援工作顺利有效开展提供保障。

2008年5月16日,这支经过3天危机干预紧急培训的救助团队,到达双流县黄龙溪灾民安置点,面对庞大的灾难幸存群体,快速理出头绪,分队分组,职责明确,聚散有序。6月9日,在青羊区安置点,一名女性离开安置点时受到门卫阻拦,叫其兄弟殴打门卫,医疗队第五分队工作人员介入调解,该女性认识到自己灾后缺乏安全感,情绪过激,向门卫致歉。类似冲突事件当时经常发生,医疗队便扮演“和事老”一角,逐一筛查心理问题,安抚受到惊吓的幸存者。当灾区建立活动板房后,灾民们陆续返回家乡,医疗队选择了交通不便的重灾区,跟随受灾群众回到当地继续救援,直到灾民们入驻新房、生活正常,医疗队各个服务站点的工作人员才安心陆续离开。

医疗队驻扎灾区前前后后共三年,在都江堰、崇州、什邡红白、北川擂鼓、青川县等十余个重灾区设置服务站点,经历了前期筛查、中期跟进重点人群和个案,开展大型心理健康教育活动,到后期帮助当地培养本地工作人员,建立当地心理康复服务站。邓红带领队员们不辱使命,帮助受灾者克服心理障碍,而且在当地播下种子,构建了系统的心理修复体系,这为后来建成玉林社区心理康复站积累了经验,

如今,已是常态的社区心理康复站为社区居民提供着更加便利的心理卫生服务,社区精神患者得到长期稳定的救治,直至根治顽疾。看到自己一直付诸心血的社区心理康复服务从想象变成现实,邓红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将灾难时期的心理救助工作演变成当地常态下的精神卫生服务,这是我最大的收获,希望这个模式可以遍地开花,减少被精神或心理疾病折磨的患者”。

“用生命影响生命”:无所畏惧珍惜到一线救助的机会

 

“你们真的好辛苦,但我也非常羡慕你们有机会去一线”,世界卫生组织前来探查灾情和慰问灾民的代表,曾握着邓红的手这样说。听到这句,邓红心里暖暖的,即使道路艰险,即使早起晚归,即使自带干粮进入灾区,他都好好珍惜着到达前线的机会。

“为了让灾民感受到我们是来做服务的单纯目的,我们没有人动用安置点的东西,每天都自带泡面和水。”在双流灾民安置点,医疗队就这样度过了三个星期。跟随灾民回到当地后,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他们都习以为常了。“那时都是没有规律的,能有吃的就很不错了,吃饭时大家都端着盘子,站着吃,边吃边聊天。”邓红讲起当时的生活,说他们很累,但很充实。后来,有当地人在搭建的帐篷中卖饭,没有安全卫生可言,但是为了扶持当地,增加他们的收入,医疗队的人大部分时间都会去支持那些刚刚复苏的经济个体。

与医院的生活大有不同,奔赴灾区的医生不得不适应以前难以想象的生活:听着周围塌方的声音,余震袭来后,放下手中的工作就往外跑,几天不洗澡,被蚊虫叮咬,上厕所得排队,夜里的雨水会淹了帐篷,有时候找个睡觉的地方都很难。在灾区那段时间,医疗队成了个“捡漏大王”:灾民们搬进新建的板房,团队的办公地点就是他们曾经住过的帐篷;灾民搬进新房,曾经的板房就成了医疗队的吃住和办公场所。

“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确定,每天坐3小时车程到达服务站,随时准备着去其他的站点,蓬头垢面,像疯马一样几头跑。”没有周末,没有安全保险,但邓红带领队友们毫无懈怠,坐门诊、查病房、上课、跟进灾区个案、统筹团队事务,从未落下任何一样。 2008年11月20日,她来到北川擂鼓,看望一双孤儿,对其进行心理危机干预和辅导,孩子的父亲杀了妻子后自杀。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在震后的灾区时有发生:北川县救灾办主任董宇飞在办公地点自缢、北川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在家自缢身亡……平常人听之无不触目惊心,更何况一直劝慰、陪伴游走在生命边缘人群的心理治疗师,他们在“用生命影响生命”的时候,自身难免不受影响。如何缓解压力,是整个团队面临的问题。“压力确实很大,但没有听到有人心态崩塌”,邓红说医疗队是比较自由的,可以随时退出,也有退休机制来调节团队内部,保持着流动的稳定。国际专家培训课程是医疗队人员增长专业知识、技能的地方,也是放松自我、舒缓内心压力的渠道,培训期间会组织大家去某个地方集体放松,聊聊天,调节好之后,又进入灾区回到工作岗位。系统完备的机制保证了医疗队的专业性,为医者镀上了一层保护膜。

医疗队参加完内部培训后,回到灾区,走家访户,和灾民一起上山干活,聚在一起绣花、编制,坐成一个圈聊天,为乡村干部举办压力管理讲座,组织刺绣和编制小组,义卖他们的绣品和织品,帮助新生儿家庭,开展校园心理健康活动......邓红告诉记者,一切治疗都以受助者为中心,“情况不同,应对策略和干预技术便不同,在灾后干预救治的几年中,我们医疗队学到了更多的专业知识,体会到了更多新的意义。”

 

 

关闭

网站首页 | 川大在线 | 专题新闻 | 热点专栏 | 箐箐校园 | 川大人物 | 长镜聚焦 | 锦水抒怀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 2008-2012 四川大学新闻网
地址:四川大学行政楼405 新闻热线:028-85407983;028-85405120 投稿信箱 news@scu.edu.cn;scunews@163.com 传真:028-85407983